星期三, 9月 02, 2015

●詩想起

●詩想起
甫收到,古能豪一甲子的書《六十老人愛生死》,古大俠身手不凡,書编得好精彩,大珠小珠落玉盤,我二十七年前書信簽名筆跡亦在其中。老友林沉默說,2012年 7月古大俠大病昏迷28日事件,不過是古大俠的防空演習。果然,讓我們迎向另一個嶄新的一甲子!

翻閱內容之際,思緒依然無法控制往後奔跑,距今很遙遠的一個夜晚,我服務的出版公司,大投資大製作了一套唐詩宋詞新曲新唱,邀請韓正皓,李泰祥,郭芝苑---等 為傳統詩譜曲,並且邀國內知名歌手演唱,其滋味如鄧麗君演唱李清照的詞般。出版首場演唱會,就在高雄文化中心盛大舉行,事先我已將入場劵寄給高雄詩友,演唱會後見到王廷俊,鍾順文,古能豪,他們用摩托車載我直奔王挺俊家聊到天亮,我累癱了,迷糊中只知道腳印詩社社長楊莊,過來載我風馳電掣直奔他家,他請我吃過午餐,帶我到一個房間,我一躺下便呼呼大睡,直到傍晚醒來,才搭車返回屏東的故鄉。在這個昨日事可能忘記的年歲,竟然在迷迷糊糊中,依然能歷歷在目記得三十多年前的往事!

之後,彼此間竟然像斷了線的風箏,疏於聯絡了。也許,詩人之交淡如水,但是在淡中,於内心深處却存在著,濃得化不開的情誼,總覺得我們來自宇宙同一個磁場,因缘聚會降生於同個時空的紅麈世間,维持著科學已證實,如宇宙量子信息無遠弗屆,神秘的同步超時空糾纏。

1 Comments:

At 11:54 下午, Blogger 陳長士 said...

這是竹頭角鳴鳳公嘗祭祀公業的籌備委員會資料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858640904217960/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