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24, 2017

攻書莫畏難

客家人物誌●葉劍英(1897-1986)

攻城不怕坚
攻书莫畏难
科学有险阻
苦战能过关

十大元帅之一,叶剑英1897年生于广东梅县小商之家客家人。他是孙中山的护卫,也是蒋介石的爱将,他救过毛泽东的性命,更把邓小平推上了大时代的舞台,而最为难得的是,这四个时代的巨人,在对他的态度上,居然保持了惊人的一致,赞许不已、信任有加。

共樣 筆記

●筆記
名著《白鹿原》花了作者陳忠實五年孤寂歲月,寫下五十萬字,卻因當時政治思想封閉,認為本書有不適環境意識形態,因而無法發表與出版,也因此在現實上無法產生半點實質利益,為了維生他祇好去養雞。直到1997年獲茅盾文學獎後,才風行天下售出逾160萬冊,並且因高版税收入,在2006年榮登第一届作家富豪榜。他說他創作時一定要孤獨,身邊只能有書中人物,一旦有別人闖入,他書中人物就會跑光光,他就寫不下去了。可見創作者表面孤寂,思想卻很熱鬧。創作者也不能急功近利,首先要不顧一切專心寫出好作品,至於何時天上會掉下禮物,誰也不知道。

●共樣
還細時節
臨暗,我曬等溫溫日頭
企佇入庄介水涵頭
等待去田坵做事介阿姆
歸來

過大時節
臨暗,我曬等溫溫日頭
企佇入庄介水涵頭
等待恁靚介細妹仔騎自轉車
經過

到現下
臨暗,我共樣曬等溫溫日頭
企佇都市鬧熱十字路
緊看緊愐
這就係人生啊
經過介就恁樣經過
還無經過介繼續
等待

星期日, 4月 23, 2017

筆記

●筆記
忽然,聽見優美的歌聲,看見黃昏的淡水河畔,一個身軀薄如風的女子,戴著一副比夜還黑的墨鏡,她左手微顫拿麥克風,右手乏力的在空中揮舞,驅趕著飢渴難耐一波波來襲的蚊蟲,也許防不勝防受到攻擊,她悄悄在左肩慌亂抓癢,銳利的指甲卻不經意,在衰弱的身上抓出生活的無奈血痕,十來個觀眾圍著她,他們的目光彷彿是黃昏裡點起的燈火,為眼前一片漆黑的她引路,此刻她用很江湖的聲音唱起歌來……有緣無緣大家來做夥,燒酒飲一盃, 互乾啦! 互乾啦!一曲唱完 觀眾鼓掌叫好,有人如貓走上前去,靦腆地將銅板投入打賞箱裡,似乎可聽聞清脆悅耳相互碰擊之聲,此刻已經沉溺在淒冷淡水河的黃昏,剎時有了些許暖意。

●水涵頭唇介老榕樹
有一頭老榕樹
聽講從阿公以前介阿公時節
百過年前就生在水涵頭唇
大人佇介聊涼唱山歌
細人佇介跋上跋下
佢係這兜小山狗仔介遊樂園

有人用索仔做晃晃
晃來歸熱天介涼風同歡喜
十八歲介年我離鄉後
淨佇發夢肚
會佇佢熟識介身項跋上跋下
有時歸老屋家正會去尋佢聊
像睹到老朋友
佢用鬚姑拍我介肩頭
用樹葉仔摸我介頭那

有一日我盡暢歸去
老榕樹怎會毋見忒
存到硬頸介老樹根
狠狠攬住頭擺古老介地泥
我蓋像聽到當時
斧頭在佢身項鑿出哀嚎
鋸子逼佢濺出
同目汁共樣介屐屎

再過半年後
介老地跡生出
一頭毋會喊毋會笑
我從來毋識介

大樓房

星期六, 4月 22, 2017

筆記

●週日筆記
記得許久前,曾用YOUTUBE看過「後宮甄嬛傳」,戲太長了我約看了十集。它掀起了熱潮與話題,據說當中許多宮庭生存術,也成現代上班族求生秘笈。我卻覺得為了生存搞到這種勾心鬥角地步,既是聰明絕頂,也感到人生悲涼寒意。或許該睜開心靈之眼看看,社會上還有一些族群需要關懷。

●玉蘭花
兩串玉蘭花香
從車窗撲鼻而來


我看見
他只有一隻手
只有一種笑容
只有半張臉

兩串玉蘭花香
從車窗撲鼻而來

我看見
她的目光陰暗欲雨
背上的嬰兒
在寒流侵襲的台北街頭
正睡入辛苦的夢裡…

星期五, 4月 21, 2017

筆記

●●●周末筆記
莫言特意為張藝謀寫了個小說《白棉花》,因過於精心雕琢而未能達成合作。莫言稱,當時自己一心一意為張藝謀量身打造個可以拍成電影的小說,連小說女主人公都按著鞏俐來寫,“我想著一定要把鞏俐變成第一女主角,完成照著她的身材、虎牙、說話方式來寫,塑造人物的時候就想到了演員,寫場景時還想到了鏡頭。後來張藝謀說你這個小說寫得太差了,你幹嘛老替我們想呢,你連機位都幫我們寫了。因為太刻意了,就沒有了質樸。

杜潘芳格是所謂「跨越語言的一代」的詩人,因此她對於被迫放棄自己母語,重新學習統治者語言的切身之痛,應該比起其他時代的人還要強烈。她有一首鼓吹客家人尋根溯源的詩〈到个時擎个旗 無根就無旗〉:

從來吂識有過真正个自家根
在海風強烈吹來吹去个島嶼
畀外來文化連根掘挖
移上移下

根,尋毋到地下水脈
釘毋下自家真正个根
祖公傳下一句話
到个時擎个旗
無根就無旗

「母語个文字化」
就係恩兜客家根
「我寫我口」
就係全地球流動个地下水脈

散文 看河

看河  
那天從北部返回南部家鄉,午飯後與父親閒聊,忽然父親說我們出去走走吧。他牽出老爺摩托車,慢條斯理載我在鄉間小路上前進,鄉間小路猶如蜘蛛網密佈田野間,一般人進入就像掉進迷魂陣出不來,而父親面對這些小路卻像老朋友,走拐右彎似乎盲無目的,我不知父親要載我去哪裡,我也沒問。半個小時後,摩托車馳出鄉間小路,馳進了省道,迎面而來的是兩路旁熟悉的英挺椰子樹,父親加快速度,耳畔風聲呼呼大作,再疾馳約五公里後,摩托車在一條河邊停下來。

我當然認得這條河,這是連結我童年的河,三十多年前,父親為了拓展他的生意,我們全家曾經搬來,賃居在河畔的樓房居住。房東有個年齡與我相仿的兒子,我們同讀一家幼稚園,清晨娃娃車來到家門口,只見他一溜煙奔跑出來,口裡大喊車子來了車子來了,要我一起快跑上車。而他的母親在我的印象裡,經常站在牆壁前,不斷地說話和發笑,聽說她有個戀人,在她懷孕時跑了,她深受打擊,在生下孩子後,便出現失常的舉動,我偶然會迎面碰上她,這時我會有些害怕,因為她的臉色慘白,雙眼茫然,與她眼光交接之際,迷惘得讓人心虛。

我們住進去不久,六舅也搬來在樓下開了一間腳踏車修理店,當時那個年頭,大部份人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腳踏車,店裡成天播放收音機,不時聽見台語老歌,如洪一峰的《思慕的人》,文夏的《黃昏的故鄉》最為流行,每天似乎要聽上數回。離家五十公尺處,有家老舊戲院,有些顧客來修車會順便去戲院看演出,六舅看我在家閒得慌,會要我跟他們去看戲,因為有大人帶通常能免費進場,裡面演的不只是電影,還有布袋戲和歌仔戲,那時的人雜食口味有看就好,我的童年歲月裡,因此儲存了許多光怪陸離的好戲。

也許童年的心靈,似乎無法理解和承受太多成人世界的東西,因此我最親近的就是那條河。我經常剪下一段鐵絲,將它磨尖後彎成鉤鉤,綁上一條線,在鉤鉤上置入飯粒,就到河邊釣魚去。石縫中本來就有一些火材棒般的小魚,牠們看見水中抖動的飯粒,自然會出來啄食,不一會兒小魚成群結隊越聚越多,我將飯粒快速移動位置,牠們急遽跟隨而來,突然,我伸手進去水裡捕捉,牠們立即躲得不見蹤影,煞是好玩。

此刻,我與父親坐在河邊,俯看著河水緩緩流動,它已不像三十多年前清澈,如今的它混濁而帶著一些漂流物。當年的玩伴,那些小魚呢?牠們還能在這種水質中生存嗎?父親沉默的看著河水,他又在回憶著甚麼?他為甚麼會忽然邀我一起來看河呢?

直到黃昏降臨,河水竟然在夕陽餘光中,被晚風一吹,泛起粼粼的迷離水光,記憶似乎就在那水光中,載沉載浮若隱若現。

散文●閒情

●閒情
車子從大馬路滑進涵洞時,一列捷運正轟隆隆從頭頂馳過,我輕輕踩了幾下,車子快速滑進自行車專用道,我停下車望向捷運車廂,人影一陣風般掠過。我坐捷運時,人在車裡也喜歡往外看望車外的人,時空轉換,如夢似幻,頗有時空旅人之異想。

星期假日的自行車專用道人來人往,本來就不寬敞的車道,擠得更窄了,人與人的距離也變近了,彷彿彼此的靈魂近得可摩擦出火花來。偶而會遇見有人向我打招呼,嗨,發聲,互相揮手,相識只是騎車時相遇多次後,自然的問候。

我又看見那個慢跑的女孩,一身運動服勁裝,長髮紮成一束馬尾,在腦後左右搖晃,我不想超前,車子跟在她後頭,好美啊,內心深處不禁發出喟嘆。抬頭看見一朵雲,鑲著金黃夕照在空中飄動,我們追逐著它前進。右手邊是淡水河,毫無遮攔的風,突然大力吹過來,暑氣消散成一片片涼爽。

車子騎到關渡碼頭,停車,改成牽車散步,走過一個小女嬰旁,她在母親的懷裡,一雙晶亮眼睛,骨碌碌轉動,目光炯炯望著我,有一種非常深沉似曾相識的奇異感覺,那感覺似乎來自遙遠的前世或前前世,我對她微微一笑,她也笑了,笑容些微神秘,彷彿岸邊濕潤的水光乍現。

忽然,聽見優美的歌聲,看見黃昏的淡水河畔,一個身軀薄如風的女子,戴著一副比夜還黑的墨鏡,她左手微顫拿麥克風,右手乏力的在空中揮舞,驅趕著飢渴難耐一波波來襲的蚊蟲,也許防不勝防受到攻擊,她悄悄在左肩慌亂抓癢,銳利的指甲卻不經意,在衰弱的身上抓出生活的無奈血痕,十來個觀眾圍著她,他們的目光彷彿是黃昏裡點起的燈火,為眼前一片漆黑的她引路,此刻她用很江湖的聲音唱起歌來……有緣無緣大家來做夥,燒酒飲一盃, 互乾啦! 互乾啦!一曲唱完 , 觀眾鼓掌叫好,有人如貓走上前去,靦腆地將銅板投入箱裡,似乎可聽聞清脆悅耳相互碰擊之聲,此刻已經沉溺在淒冷淡水河的黃昏,剎時有了些許暖意。


聽完歌,我繼續騎車,到一小山坡時,我只能推車方式前行,那條小路向上行大約五百公尺,就會經過光武與藝術兩間大學,再向上行去,佇立在較高位置,關渡平原盡收眼底,天氣晴朗時,還能夠清晰看見台北市的101大樓。心平氣和瞭望,會有萬物靜觀皆自得的感覺,有時也會產生,念天地之悠悠的思想。這裡的景色非常特殊,往返之間會變幻不同景色,原來雖然是同樣景色,卻由於不同觀點而產生變化,這種領悟,讓我心胸霎那間,越變越大,大到天邊,同天地融為一體之感。

散文 書的故事


●書的故事  / 陳寧貴
書卷多情似故人
晨昏憂樂每相親
    于謙

剛出爐的麵包!剛出爐的麵包!

濃郁的麵包香撲鼻而來,那個年輕漂亮的店員,猶如跳耀在春天枝頭的活潑鳥兒,笑容像盛開的花朵,用清脆銀亮的悅耳聲音招呼著。

此刻,我站在麵包店門口,透過櫥窗望著裡面,一個個令人垂涎欲滴的麵包。然而,突然,麵包變成一本本的書,撲鼻而來卻是書香。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家麵包店是半個月前新開幕的,做各種促銷活動時,這裡擠滿聞香而來的饕客。而這家麵包店的前身,原是一間中型的書店,也是我住家附近唯一的書局,一樓賣書,二三樓賣文具,我經常來閱讀和購買新出版的雜誌書籍,這裡是我獲取國內出版新知的地方,那種只要走幾步路,便可親近新書的方便,在心中也不禁漾起不可言喻的幸福感。

書店在這裡開了近二十年,它已成為這地區的一部分,甚至與這裡的人們連結成像手與腳般的親近互需的感覺。然而,有一天,書店門口貼出令我心驚又心酸的告示:結束營業,書籍文具全面八折一周!

就這樣,不久,麵包店取代了書店。但我仍常不經意過去買書,到了門口才知道時過境遷,感受到人們說的滄海桑田之慨。

從此,往昔愛逛書店的記憶回來了。

小時候住在小農村,只有一間小雜貨店,賣些菸酒油鹽,要買書就得騎腳踏車,到兩公里外的書店,書店不到十坪,還兼營租書店,書和文具無各就各位空間,大家擠在一起,摩肩擦踵,當時同學們流行看漫畫,我只喜歡讀有注音的童話故事,而且不喜歡擠在那小空間閱讀,所以我一買到書便快馬加鞭回家,享受廢寢忘食的讀書之樂。記得有次躲在堆稻草的儲藏室,坐在草堆上聚精會神讀著《綠野仙蹤》童話故事,一口氣讀完,也不知經過多少時間,當我從草堆上站起來時,發現已被我坐凹一個洞,像個大鳥巢,讓我想起家裡的母雞孵小雞的光景。

後來我學會從報紙的新書廣告,用劃撥方式買書,彷彿多開了一扇大窗,讓我從小農村可以看見外面不一樣的風光景致。當然我也要感謝我的祖父,當時他經營一家生意很好的漢藥房,經常會給我零用錢,那些零用錢成了我童年美好回憶的翅膀。

年紀漸長,來到台北,我像從魚缸游像大海的魚。海闊天空的閱讀生涯展開了。我上班的地方在南昌街,下班後我安步當車,往前走經過一條大馬路,然後彎到重慶南路,經過總統府,便到了聞名的書街,看見東方書局,想起小時候劃撥向它買了不少書,真沒想到,有一天我能親自來到這裡。

書店一家家的逛,永遠無法填飽的思想飢餓,書越買越多,精神糧食已溢出書房到客廳,把家快塞爆了,幾乎要形成書災,然而我依然樂此不疲,我在書的大海,揚帆遨遊,感覺不虛此生。

此際,誰知,天翻地覆的巨變,悄悄降臨了,雖說悄悄,卻是迅雷不及掩耳,令人措手不及的詭譎啊!

重慶南路的書店悄悄撤退了!有些關門改營他業,有些兼賣麵包,說好聽是複合式經營,其實是靠賣書已無法營利支撐。有人說,實體書店不行了,大家都逛網路買書了。這時我才驚覺,我兒子不曾像我一樣愛逛書店,偶爾假日的時候,他對我說他要到711一下,不一會兒,他手中抱幾本新書回來,我想這就是網路買書了,他昨天半夜下單,今天就可以取到要讀的書,似乎還挺方便的,然而這樣買書,我總覺得少了甚麼,心生莫名其妙的悵惘之情。

然而,時代巨輪向前滾動,跑不夠快的可能被輾過。如今坐捷運時,整個車廂的人,都埋首滑動手機,只有我取出紙本書出來讀,我曾滑稽想道:會不會有那麼一天,一個小娃兒跑過來問:阿伯,你在做什麼?

星期四, 4月 20, 2017

菩提達摩

●如是我聞
蔣勳:莊子覺得大鵬鳥有大鵬鳥的大,小麻雀有小麻雀的小,其實大跟小,是兩種存在的狀態,並沒有美醜、好壞、以及真假的問題。他覺得人之所以會不快樂,是因為那個小的忽然覺得:我為什麼不能變大的?痛苦由此產生,莊子於是在《逍遙遊》的最後 講了一句話:「各適其志」。每個人完成自我,才是心靈的自由狀態;每一個人按照自己想要的樣子完成自己,那就是美,完全不必有相對性。我略總結莊子「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意思,是說天地之下可以無所不美,因為每個人都發現了自己存在的特殊性。人的存在就跟花的存在是一樣的,我們自己擁有別人不可取代的特性。
達摩把一面鏡子
掛在沉思的墻上
久久一聲不響,終於
他的影子被墻貼了出來

一剎那,生前的本來面目
從鏡裡走向他的沉默中

禪的翅膀
於是把他的思想
飛入
九霄雲外

達摩因此而菩提
即使,苦海茫茫,茫茫無邊
祇要一根蘆葦,輕輕

他便渡過去了

筆記20170420

●筆記20170420
上網會看到不少網紅,伶牙俐齒,放言以財富多寡作為成功標竿。想起:楊朱觀點:“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損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因此孟子論斷:“楊子取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墨子兼愛,摩頂放踵利天下,為之。”於是,楊朱就成了“利己”的代表。再想起有個故事:某得道老和尚望著在長江上行駛的船說“這江面上的船,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實際上只有名利兩艘。” 又說:名利二字不分家,名即是利,利即是名,大家為名為利,其目的都是一樣的,因此這江面上只有一艘船,叫名利船。後來又說:“其實一艘也沒有,出家人講究四大皆空,在老僧眼裡,名利只不過是過眼煙雲,名利最後的結果也是空,因此這些船終究也是為一場空而忙碌。”

●羅門
打榖場將成熟的物打盡
死亡是那架不磨也發亮的收割機
誰也不知自己屬於哪一季
而天國只是一隻無港可靠的船

當船纜解開 岸是不能跟著去的

杨朱因此提出他的观点:“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意思是说,古人拔一根毫毛而有利于天下他也不给,而让普天下来奉养他一人他也不要。人人都不为有利于天下而拔一根毫毛,都不刻意去做有利于天下的事,那么这天下也就治理好了。孟子,他的论断是:“杨子取为我,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墨子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于是,杨朱就成了“利己”与“自私”的代表。

说乾隆皇帝下江南巡游时曾到过一座古寺和这寺院里的一位很有名的老和尚谈论禅机。乾隆面对着在长江上行驶的船只问老和尚:“你看这江面上的船,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到底有几艘呢?”老和尚回答说:“这江面的船实际上只有两艘。”乾隆一听,觉得奇怪,就问为什么。老和尚解释说:“这些船来来往往,熙熙攘攘,无非是皆为名来,或是皆为利往,逃不过名利二字,因此这江面只有两艘船,一艘为名,另一艘为利。”乾隆听了点点头。
回到宫里之后,乾隆把这件事跟那个伶牙俐齿,能言善辩的纪晓岚说了,纪晓岚一听,立刻兴起念头去拜访这个老和尚,于是他找到了这个老和尚谈论起佛经来,果然这个老和尚谈吐不凡,纪晓岚暗自称赞。两个人边走边谈正好又来到了长江边,看着江面上来来往往的船只,纪晓岚突然想起乾隆向老和尚提出的那个问题,于是他也想用同样的问题来考一考这个老和尚,谁知老和尚一听他问,伸出了一个指头,说:“只有一艘。”纪晓岚听了很奇怪,他说:“上次皇帝南巡时,你可是对他说是有两艘的呀。”老和尚说:“时过境迁,禅机也会变,其实名利二字并不分家,名即是利,利即是名,大家为名为利,其目的都是一样的,因此这江面上只有一艘船,叫名利船。难道大学士您以善辩为名,没得过善辩之利吗?”纪晓岚一听,沉思不语。

大贪官和坤听说了这件事,觉得很有趣,也想谈庸附雅,于是他就带了一大帮狐朋狗友前去拜访这位老和尚,那老和尚本来不想出来见客,听说和坤来了,就改变原来的想法出来见面了。和坤很高兴,和老和尚一同来到江边,他对老和尚说:“听说皇帝南巡时到过你这里,那个总和我作对的纪晓岚也找过你,他们都问你同一个问题,就是问这江面上的船到底有几艘?今天我来也是想问你这个问题,你能告诉我,这江面上到底有几艘船吗?”老和尚听了摆摆手说:“一艘船也没有。”和坤一听,连忙问:“为什么说一艘船也没有,你不是说这江面上的船皆为名利吗?”老和尚说:“出家人讲究四大皆空,在老僧眼里,名利只不过是过眼烟云,名利最后的结果也是空,因此这些船终究也是为一场空而忙碌。”和坤听完,呆呆地愣在江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回到京城后和坤就大病一场。不久,嘉庆皇帝即位,将和坤全家抄斩,贪官和坤最后落得个两手空空。

星期二, 4月 18, 2017

筆記20170419

筆記20170419
著名詩人中最神秘的莫屬李白了。李白文武雙全(一射兩虎穿,轉背落雙鳶),懂多國語言,財富無窮,優游於政治高層,連皇帝唐玄宗都要買他的帳(“帝賜食,親為調羹。”——《新唐書.文藝傳》)。李白身世成謎,沒人知道他來自何處,(李白一會兒說自己是四川人:“逸人李白,自峨眉而來。” 一會兒說自己是甘肅人:“白本隴西布衣。”可是到了《舊唐書》李白的傳裡,又變成了:“李白,山東人”! 這個說法是李白自己故意亂說!連杜甫也跟著起哄,他在《筵簡薛華醉歌》裡說:“我與山東李白好”。 四川、甘肅、山東,差了上千里,來歷異常微妙,為什麼會這樣呢?李白連自己是哪里人都搞不清楚嗎?答案可能是:李白有意放煙幕彈!試圖隱藏自己來歷。)傳奇的是,李白最後也不知所蹤,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有傳說:他是異域的落難王子,到唐朝借兵復國而來。杜甫說的:“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指的是李白,李白 一些好朋友或了解他的身份,比如賀知章、杜甫、孟浩然,但都為他嚴格保密。他們叫他“謫仙人”,就是貶謫流浪的王子。異域王子到唐朝化名李白的大詩人復國成功了嗎?傳說:唐將李光弼派出一支英勇唐軍,跟隨王子穿越風沙,回故鄉打敗了敵人,復興了國家。王子李白回國,絕跡於大唐,編了一個故事掩飾,說他是“入水捉月”去了(李白在塗採石,因醉泛舟於江,見月影俯而取之,遂溺死

詩的傳說
內洶湧的江河
悠然釋放
讓喧囂擾攘的世界
剎那間在指尖安靜下來
彷彿整個宇宙的星球
也都蟄伏在渾身的毛孔中
呼吸著閃亮著
突然四肢展翅

飛向無極

星期一, 4月 17, 2017

●筆記20170418
近來發現不少老友體能退化,別來有恙,心戚戚焉。後來想想,老病來襲,亦非全無好處,當個人名利尊嚴的假面具被老病悄然逐漸揭開,從前驕傲的人開始懂得謙卑了。因此,我將『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更為『不經一番老病磨,焉得謙卑自在活』。

●路
左腳是天涯
右腳是海角
雙腳是無邊無際的
千山萬水

路急急往前奔跑
腳匆匆後面追趕
時間的風,剎那
吹白了黑髮

一回首
後路失蹤
歸路無路

於是只好繼續向前追趕
直到追不動,就讓自己
躺成一條會

飛行的路

星期日, 4月 16, 2017

筆記20170417

筆記20170417
●現實與夢幻的無縫接軌
最近看了數部老人失智患者記錄片感觸良多。我們知道,電腦的硬碟有了壞軌,不易修復,只好趕緊儲存檔案,然後換上新的硬碟。但人腦的硬碟有了壞軌,就不得不繼續使用了。其實人上了年紀,難免會有輕微壞軌之厄,但是太嚴重就成了失智病患者,走出家門忘了回家的路,或認不出親人,對應時思緒跳躍:對來訪者說妳好像我大妹子,回答說我就是妳大妹啊,失智者可能追問,那我大妹子在那裡?令人一時間語塞無法應答。

記憶,繽紛燦爛又
凌亂,是天上任意飄浮的
雲,這裡兩朵,那裡三朵
她敘述故事時,身手矯捷
從這朵美麗雲彩,輕輕鬆鬆就
跳躍到遙遠的另一朵彤雲裡
那是現實與夢幻的無縫接軌
彷彿遁入平行宇宙
解開時空的結界
放縱自我,今生未曾有過的

自由自在穿逡

星期六, 4月 15, 2017

洗 面 記

●筆記20170416
屋後背有一條細路,向頂項行大約五百公尺,就會經過光武同藝術兩間大學,再向頂項行去,企在較高介位所,關渡平原盡收眼底,天時較好時節,還做得看著台北市介大樓。恬恬看,會有萬物靜觀皆自得介感覺,有時節乜會產生,念天地之悠悠介思想。在這介景色盡特殊,仰會往返之間變到無相同?原來係,雖然共樣景色,毋過無共樣觀點,這種覺悟,分我心胸一下間,緊變緊大,大到天邊,同天地融為一體。

●洗   
該日朝晨,佢捧出
一盆水準備洗面,一犁頭
無愐到一下間,佢介
面,跌落面盆裡肚

!佢大聲喊出來
佢看到佢介面
佇水肚搖搖晃晃
漸漸擴大,漸漸碎去

佢趕緊伸手去撈
撈起來係佢從來無識介面
一陣寒意浸入佢心肝底肚

這時節
佢又趕遽將面盆水潑向禾埕
佢詳細尋歸朝晨
到裡尾麼介都無尋到

佢盡不安問自家:

我熟識介面去哪位耶?

永嘉大師《證道歌》

永嘉大師《證道歌》
永嘉玄覺六祖惠能嫡傳弟子

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
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

自性真空,不受薰染,一任他人誹謗、非難,無損正法絲毫。就好像癡人好架火燒天,自取疲累,徒然勞苦而已。見性之人對待毀譽與誹謗、恩恩與怨怨、醍醐與毒藥,都如同啜飲清醇的甘露,一一融歸於不思議的圓覺性海。

觀惡言,是功德,此則成吾善知識。
不因訕謗起怨親,何表無生慈忍力。

惡言無自性,無明所變現,並不真實。何況平等法中,一切聲音悉皆平等。倘若生起分別念,便是徒增煩惱。能勘破惡緣,當下便是善知識。見性之人,安住無生法忍,八風不動,怨親平等,唯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不能因為是訕謗,便產生對它生起冤親的態度。一切皆處於平等法中,無冤親的分野,表現為同體大悲,就是慈忍力。

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五陰浮雲空去來,三毒水泡虛出沒。

當回歸於生命的本源,則除了澄明圓滿的本心之外,別無一物可得。這澄明圓滿的本心,就是本源自性,就是純真的佛性。障蔽本心的色、受、想、行、識五種陰霾,原本不有,當體是空。由五陰派生出的貪、嗔、痴三毒,也不過偈緣生緣滅的水上泡沫一樣,雖有而不實,倏起倏滅。

高度

一天,五祖召集所有門人,要大眾用自心智慧發表見解,若有領悟佛法大意者,就要傳與衣法立為六祖。大眾都認為神秀是教授師,祖位必是他得,因此都不作偈。神秀卻感為難:想請五祖指點見解深淺,又怕像是爭奪祖位;如果不呈,則無法印證,終究不能得法,不知如何是好。於是在作好偈誦後,趁著深夜人靜,提燈在堂前廊壁間寫下他的偈子:「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五祖看偈後,知道是神秀寫的,雖未見性,但依之修行,可免墮惡道,因此教門人燒香禮敬、誦念受持。惠能在後院工作,聽到一童子口誦此偈,便問童子誦念何偈?童子告知是神秀上座的無相偈,五祖要大家依此修行,惠能即請童子帶他至廊壁前禮拜。童子引他至偈前,惠能稱己不識字,請童子為他讀誦,旁有一人是江州別駕,名張日用,就高聲朗誦。惠能聽後,請別駕幫他書寫自作的偈誦:「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此偈寫後,五祖門人們都很驚訝,議論紛紛。五祖知道了,恐怕有人傷害惠能,便用鞋子將偈抹去,說道:「這首偈並未見性。」大眾聽了之後,便以為如此,遂息了諍論。

桐花樹下个磨石

●筆記20170415
李喬:何以要提創「客家文學」?一是客家底文學加入台灣文學陣容,使台灣文學殿堂更為繁富,二是藉文學提升客家族群,客家人因而更為榮耀。如此說來,「好的文學」才是最後理想與目標。如此說來,倡言「客家文學」是一種過程,目的是「客家人創造出高境界的文學作品」,也就是說,我們由「客家文學」而「文學客家」而「文學台灣」——這才是美麗的存在。

●桐花樹下个磨石
頭擺个磨石,放在桐花樹下
佢每日看天頂
看天頂个雲,看天頂个星仔
佢最歡喜,等到五月
看天頂跌下來,雪樣桐花

恁樣看天頂,一看就四十年
磨石个圓身還蓋湛

佢下把會愐起
四十年前逢年過節
佢透日透夜無閒緊轉
將浸過个糯米
磨出桐花樣仔雪白个米漿
燥水後个米漿
做出各種花色个粄仔
年節就恁樣鬧熱起來囉

現下磨石退休咧
四十年來佢同桐花樹最親
逐日還愛繼續看天頂
佢最愛看个係
人間最靚最分人
愐想个五月雪

星期四, 4月 13, 2017

筆記20170414

●筆記20170414
賈平凹:一位畫家曾經對我評述過他自己的畫:他力圖追求一種簡潔的風格,但他現在卻必須將畫面搞得很繁很實。在用減法之前而大用加法。我是認真來寫這部作品的,企圖使它更多混茫,更多蘊藉,以總結我以前的創作,且更有一層意義是有意識在這一部作品裡修我的性和練我的筆,遏制在寫到一半時之所以心態浮躁,正是想當文學家這個作祟的鬼欲望,可以說,我在戰勝這部作品的同時也戰勝了我。

●抽 屜          
六十歲生日那個夜裡
他告訴自己
將隱遁在身體裡最隱密處的
所有抽屜打開吧........

黛綠色的抽屜裡
依然殘存著年少時發亮的夢想
粉紅色的抽屜裡
青春歲月靦腆的暗戀仍有心跳

紫色的抽屜裡
嗚咽著欲腐未爛的憂鬱和惆悵
黑色的抽屜裡
藏匿著許多零零碎碎不可告人的瘀傷

其中灰色的抽屜最可疑
他很想打開卻又害怕
因為裡面塞滿了
各種奇形怪狀的願望

星期三, 4月 12, 2017

●玉憶

筆記20170413
●玉憶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

多年無懸念,佩掛在胸口的
玉,漸漸生長出了美麗的
花紋,有人說
那是血絲,是你身上的血液
沁流進去了,有人說
那是你身上的經脈,它和你
連成一體了。血絲沁會隨著我的情緒
變化顏色,愛恨情仇竟然
電光石火,如斯想應
我想,它曾經陪葬了誰的繁華
它曾經鑲嵌在往者,與魂
魄相濡以沫的七竅裡嗎
或它是從千片金鏤衣,逃脫的一片
玉嗎?它原來的主人是誰,會不會是我

曾在風花雪月裡跋涉的前世

筆記20170412

●憶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

多年佩掛,在胸口的
玉,漸漸生長出了美麗的
花紋,有人說
那是血絲,是你身上的血液
沁流進去了,有人說
那是你身上的經脈,你和它
連成一體了

血絲沁會隨著,我的情緒變化
顏色,愛恨情仇竟然
電光石火,如斯想應
我想,它會是誰的陪葬品呢
它曾經是鑲在七竅的那個竅裡呢
它會不會是從千片金鏤衣,逃脫的一片
玉,他的主人會是誰呢
他是不是我的
前世

星期一, 4月 10, 2017

筆記20170411

●筆記20170411
『合自身心須百草
安全老少仗千金 』
這是我老祖父為他
中藥房作的對聯
他每年春節寫一次更新
我從小唸到大太熟悉了
有一年他竟將毛筆
交到我手上說你來寫
我也毫不客氣大筆一揮
寫完他含笑似乎說孺子可教也
《百草》大家知道是神農氏嘗百草
《千金》則是生於隋開皇元年(公元五八一年)
卒於唐永淳元年(公元六八二年)
有醫王之稱的孫思邈所著的千金藥方。
以下是近日去探訪老友的病感觸良深而寫:


●等待
他每天都在
等待明天
他的明天一直
沒有到來

雖然每天晚上
風會帶夜來香來探訪
這時他快樂的等待著明天
明天卻仍沒有到來

傳說明天
是戴奧尼修斯的一縷幽魂
而他
是漸凍人

星期日, 4月 09, 2017

楊子澗 新詩集《來時路》

●筆記20170410
今晨收到詩人子澗
新詩集《來時路》
近年來
子澗兄創作力旺盛
將年輕時寫詩的銳氣
轉換成成熟深沉
讓我不禁想起
李商隱詩句:人間愛晚晴
以及劉禹錫的: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满天
與他相知相惜三十餘年
深知子澗兄是性情中人
他的詩自然情深動人:

請把我的過往仔細折疊
折疊成一方小小的手巾
用來拭淚,用來閱讀我
離別的心情。你將發現
淚水顯現的文字;那是
天地最終的遺言:我的
別無選擇 ----

筆記

●《秋刀魚之味》

初老來襲

心裡仍猶豫著,今生

無法躲藏的,秋刀魚

魚腸的苦味,只能混和著

愛願的鹹,情愁的酸

品味

星期六, 4月 08, 2017

筆記

 如是我聞:43年到48年為「現代詩」與「藍星」的抗衡時期。作為現代派盟主的紀弦,主張新詩乃橫的移植,強調知性,也相對地造成了格律詩的沒落,同時也刺激了覃子豪從抒情走向知性的思考。現代派有四種較顯著的傾向:現代主義的昂揚:紀弦、林亨泰,朝向知性的表現,走向立體的追求:林亨泰、白荻,新抒情的傾向:鄭愁予、林泠等。「由於紀弦於「現代化」的追求上,表現得也不夠徹底,也是使他們沒落的原因。對西洋現代詩的翻譯與介紹有限,表現了他們受外來的影響,橫的移植不夠深入的一面。藍星的開創者以覃子豪(前期)及余光中(後期)為代表,余光中自格律的枷鎖掙脫開來以後,造成了一種唯美與新古典派,唐詩宋詞的陰影到處可見,如蓉子,余光中等。

●漫畫家看詩壇(林文義繪)

星期四, 4月 06, 2017

筆記

我畫了一扇窗
打開窗
看見我在窗外
看著窗裡的我

●漫畫家看詩壇(林文義繪)


「陽光小集」詩刊回顧

●筆記20170407
20174月號《文訊》雜誌378
三十多年前的「陽光小集」詩刊回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資訊:
陽光小集:是詩社名,也是該社的刊物名稱。19791117日成立。19846月發行第13期後停刊。社員相當多樣,有報導文學寫作者、詩人、散文家、小說家、民謠推廣者,以及漫畫家等。南北各地都有社員。台灣文學本土派論者彭瑞金相當肯定這個團體,認為該社「立在台灣的土地上,站到陽光中,和人群一起呼吸、種植花草、欣賞風景……的大眾寫實傾向是言行一致的。」葉石濤說:「『陽光小集』網羅了不少台灣八○年代才抬頭的新生代詩人和作家,可惜後來找不到共同的寫作見解而瓦解。」
「陽光小集」詩刊特展:
風起雲湧的七○年代:台灣現代詩社與詩刊特展IIII
※展期:201741日(六)~423日(日)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 古蹟廊道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近古亭捷運站2號出口)

※詳情:請見20174月號《文訊》雜誌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