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0月 16, 2017

「詩象」●詩想起

●詩想起
十月號的文訊,報導詩人小說家墨人生活近況,他年齡近百行動已不便。遙想有一年中午,秋水詩刊主編涂靜怡邀約,在中山堂一樓餐廳聚餐,我之外尚有墨人與葡萄園詩刊主編詩人文曉村,當時大家都很健壯健談,怎麼才一眨眼人事已非。猶如前些月,去參加畫家陳文輝畫作發表會,一進門便遇見詩人張默,我們聊了幾分鐘他忽然問,請問你叫甚麼名字,我說我是陳寧貴,他才一迭聲的喔喔喔,我們都被歲月戲弄了嗎?

想起前些日,由詩人莫渝邀約我與華文同仁彭正雄林錫嘉等,與旅美返台詩翻譯家宋穎豪相會話往昔,沒想到宋先生如今已八十八歲,乍見面他對我說,若在路上相遇不敢相認了,真是老友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記得1991年旅美前輩詩人彭邦楨,邀我幫忙創立「詩象」詩社,由方思、尹玲、宋穎豪、陳寧貴、彭邦楨等為發起人,於1991年6月發刊《詩象叢刊》第一號,內容包含大陸、台灣、香港及歐美知名詩人的詩作以及譯品,中譯英、中譯法、中譯德、每首作品皆非同尋常,各具特色,而且琳琅滿目,不勝枚舉。1993年,《彭邦楨文集》順利在武漢出版,更是得到極為熱烈的回響。全集四冊 第一、二冊為詩集的匯編,第三、四冊為歷年來撰寫的評述文章,印刷精美,井然有序,引起各方曯目。

自從詩人彭邦楨2003年去世後,「詩象」詩刊停刊,彈指驚春去,屈指數春來,悄然一數已經過二十個年頭了。「詩象」停刊後十餘年,不僅未再見到宋先生,尹玲也是在華文詩社聚餐時,由詩人向明相伴而來不期而遇,倍感欣喜。

至於前輩詩人方思,因一直旅居美國,迄今未得一晤。非常熱心為詩人彭邦楨分憂,「詩象」出刊前幫忙仔細校對稿件的詩人辛鬱,亦已去世。想起前塵往事依然歷歷在目,蘇東坡:還與去年人,共藉西湖草。莫惜尊前仔細看,應是容顏老。

旅美詩評家宋穎豪返台
詩人莫渝相邀
10/06(五)午後
怡客咖啡南昌店聚會
陳寧貴、莫渝、宋穎豪、彭正雄、林錫嘉


詩緣 /涂靜怡

●詩想起
十月號的文訊
報導詩人小說家墨人近況
他年齡近百行動不便
遙想有一年中午
涂大姊邀約
在中山堂一樓餐廳聚餐
我之外有墨人與詩人文曉村
當時大家都很健壯健談
怎麼才一眨眼人事已非
猶如前些月
去參加畫家陳文輝畫作發表會
一進門便遇見詩人張默
我們聊了幾分鐘
他忽然問
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我說我是陳寧貴
他才一迭聲的喔喔喔
我們都被歲月戲弄了嗎?

●詩緣 /涂靜怡
好想 好想
寫一首詩給你
在心懷微醺的夜晚
似夢如幻的靈思
划過千山萬水
來到一處莫名的世外桃源
那美麗的幽徑
古雅的小亭
在相識的晚風裡
都成了我們心空上
最耀眼的星辰。切莫追問
那閃亮的故事裡
究竟 隱藏了
多少心動的話題
或許 委婉的答案
就寫在
時光的追逐裡。因詩所結的緣
願 與詩偕老百年
也不厭倦



星期日, 10月 15, 2017

「大師級作家」定位問題 /羅門

●「大師級作家」定位問題  /羅門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相信對文學史或從事批評稍有見識與眼光的人士,都不難分辨哪一樣的作家,確具有「大師級」的實力與實質;而只是優秀、傑出與現實上有名的作家,都尚不能稱為「大師」,除非另有人為的其他因素與標準。基本上,「大師級」的作家,都勢必要面對並通過下面的層層驗證,方可能被確認。

(一)他應該對創作具有專一與投入的敬業精神,並持之以恆,不中途退卻,以流露出對創作始終執著嚮往近乎宗教性的虔敬情懷與誠摯高貴的文學品格。

(二)他應該是一個確具有大才華、大思想、大智慧與大心境的作家,因他是「大師級」,而非只是具有某些聰明才識與相當思想的作者;因為後者只能達到相當的傑出與優秀,同「大師級」顯然尚有一段可見的距離;而前者方有確實的實力基礎,可望在不斷的創作與努力中,成為「大師級」作家的可能。

(三)他應該是一個在創作上,能同時擁有高層次的思想內涵力與美學理念的作家,並確實表現出當代創作的前衛性與創新的精神。

(四)他應在作品的「質」與「量」雙方面,均具有確實豐厚與相當輝煌可觀的成果,方能顯現出「大師」應有的巨大實力與夠「大」的格局。

(五)他應該建立起一己獨特的創作理念、思想體系、風格以及文學家純正的典範與形象,並具有啟導與顯著的影響力。

(六)他應該有不少作品,確可達到世界水準能超越時空,進入人類心靈深處引起永久的震撼力與感動,並呈現出具永恆性的存在實力。

  此外,當然在做人方面,尚應保持良知、良能、有原則、有是非感,盡力使文品人品合一,建立文學家好的品格,料必也是身為「大師級」作家不可忽視與應兼顧的。

  若能做到上面說的種種,我們不說他是「大師級」的作家,恐怕也不成了,反之,「大師」只是隨便亂送的一頂「高帽子」。

●羅青
我是大詩人
---紀念老友羅門

讓所有的聲音都從「破玻璃的裂縫裡逃亡」
讓樹葉害怕移動,鳥雀忘卻鳴叫
「時間逃離鐘錶」,記憶埋葬回憶
最後,我要在無極曠野之上
高高懸起一把隱形的椅子
然後,千姿百態的坐了上去
讓你們終於有了抬頭仰望的藉口

文字

文字敘述完成後
文字消失了
留下
招喚來的感覺

詩人和權 最新詩集「落日是紅顏」

外頭有風有雨
竟收到詩人和權
最新詩集「落日是紅顏」
真的很欣喜
風雨故人來
和權和詩人王勇
都是菲華名詩人
而且都擅長短詩創作
詩意淋漓,電光石火間
令人會心盈懷

思念
是一陣風

叮叮噹噹
今晚  風大
這心的風鈴一直
響個不停

糖份太高
醫生這麼說

一定是
情愛太甜了
連那麼苦的思

品嘗起來
也覺得



星期六, 10月 14, 2017

詩人羅青談詩人羅門

詩人羅青說,詩人羅門,天真倔強又專橫的,以大詩人之姿,孤獨過去。其實他的倔強專橫正是來自他追求絕對完美的天真,他不像一般人會經營人際關係,甚至不知不覺損傷人際關係,因此能與羅門長久為友的如羅青,都是因為他們彼此才氣縱橫而惺惺相惜,都能深刻理解「完美是最豪華的寂寞」。

今天讀到羅青【紀念老友羅門】的詩,他將羅門的詩集詩篇名句天衣無縫融入詩中,羅門一生能得如此知己,夫復何求啊。詩人羅青說,詩人羅門,天真倔強又專橫的,以大詩人之姿,孤獨過去。其實他的倔強專橫正是來自他追求絕對完美的天真,他不像一般人會關心經營人際關係,甚至無視人際關係的重要,因此能與羅門長久為友的如羅青,都是因為他們彼此才氣縱橫而惺惺相惜,都能深刻理解「完美是最豪華的寂寞」。

●羅青/我是大詩人(原詩很長這是精華節錄)
讓所有的聲音都從「破玻璃的裂縫裡逃亡」
讓樹葉害怕移動,鳥雀忘卻鳴叫
「時間逃離鐘錶」,記憶埋葬回憶
最後,我要在無極曠野之上
高高懸起一把隱形的椅子
然後,千姿百態的坐了上去
讓你們終於有了抬頭仰望的藉口

●原詩
【紀念老友羅門】羅青/我是大詩人
2017/02/12 07:52:39 聯合報

天地山川樹木花草

大家都給我注意

我是詩人,最純粹的詩人

而且是大──詩人

我來了!你們顫抖吧

我要用溫文儒雅的名詞

把你們磨練成野蠻粗暴的動詞

用瘦小膽怯的副詞把你們

變性成風騷誘人的形容詞

再變成人獸機器三合一的介詞

我要用詭譎絕妙的比喻

錯亂你們空洞的形式內容

讓你們徹底抓狂找不到北

樹林是風的哈哈鏡

落葉是風的搖搖椅

我要用無聲可看的音樂

打擊震撼你們血肉骨骼

教你們發抖暈眩且旋轉

螺旋形的尖叫嘶吼急降入十八層地獄

又不斷的上升上升閉緊雙眼升入天堂

我要用渾身霓虹爪牙的都市

把你們的天地線摳下來拆下來啃下來

抽你們的根筋扒你們的草皮

讓一切都扭曲成閃亮的鐵條鋼架

建造出一座透明雕花的死亡之塔

我要用無頭無胸只有槍砲的戰爭

為你們孕育最最巨大又恐怖的靜默

讓所有的聲音都從「破玻璃的裂縫裡逃亡」

讓樹葉害怕移動,鳥雀忘卻鳴叫

「時間逃離鐘錶」,記憶埋葬回憶

最後,我要在無極曠野之上

高高懸起一把隱形的椅子

然後,千姿百態的坐了上去

讓你們終於有了抬頭仰望的藉口

有了練習聯想狂想的機會

讓整個世界停止呼吸在起跑線上

準備向漂浮似流浪人的我

滾動迴旋自轉公轉而來

來到我充滿悲劇象徵的腳下

聆聽我靈視映照螺旋型架構的第三自然

當然,大家是什麼也看不到的

除了光芒四射日月的行蹤之外

運氣好的話,在風雨交加的夜晚

或許大家會看到一點螢火或一閃微星

照亮我內心深處最完美最豪華的寂寞

●後記:初識羅門於「燈屋」,我二十歲,他四十歲,轉眼半個世紀過去,「人才紅利時代」過去,他也隨之過去,留下了詩集《死亡之塔》(1969)、《曠野》(1981)《整個世界停止呼吸在起跑線上》(1988)、詩組〈隱形的椅子〉(1976)、〈日月的行蹤〉(1984),還有名詩如〈流浪人〉、〈月思〉,名句如「樹林是風的鏡子」、「落葉是風的椅子」、「完美是最豪華的寂寞」,天真倔強又專橫的,以大詩人之姿,孤獨過去。

詩想起《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詩想起
 台客詩刊18禁詩徵稿,引起詩者性趣盎然響應。不禁令我想起,勞倫斯「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於森林暴雨中的激情,其實情色只是各種書寫情境意識形態的一層浮油,底蘊非常重要,〈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底蘊就無查文深厚,畢竟勞倫斯也是個傑出詩人,筆力曠達不凡。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余秀華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
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
一億到三億大軍,大部份
尚未到達戰場便已陣亡,剩下
一千多萬大軍,頂著
落後便死亡的宿命
能到達目的地,決勝者是
我。這不是輕薄的情色
是宇宙天地初開時
最大壯烈

星期五, 10月 13, 2017

蓉子(1928--)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詩想起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大家印象中的前輩女詩人蓉子(1928--),不管是人也好詩也好,都是溫柔婉約清新脫俗。大家都能認同這種看法:「她的詩大部分是建立在整體性的善美上,不會刻意鋪呈意象,也不至於故意打破完美的語言結構,去建造晦澀。那屬於東方古典美特有的含蓄氣質,也是形成她一貫創作詩的高尚情操。」但「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這首詩,卻出奇地顛覆了一般人的印象。

這首詩引起熱烈討論眾說紛紜,有人解讀:「蓉子以貓和粧鏡暗喻父權陰影下女性的命運,反映出女性的困境,和女性極欲擺脫父權下的困境,而尋求自我的渴望。」亦有解讀:「她的眼睛穿透妝鏡中那似乎已被時間亦或命運所馴服的貓,清晰地看到了妝鏡深處另一個真正的自我,她──絕非眼前所映現的影像。那隻弓背的貓,正蓄勢待發。」

當然作者與讀者,對作品可以互相發明新的見解,但偶因雙方見解出入太大,也可能被作者否認。因此我特別好奇,相詢蓉子創作這首詩的原始來源。

蓉子說,有天她上街看見路邊有人在販售許多各式各樣的鏡子,有面鏡子的框邊
畫了一隻貓,當下突然觸動心靈晦暗處,無法言說又欲言說的感覺,當時她就決定要寫成一首詩,但是寫了很久也無法成詩。然而她並未因此放棄,執意一定要完成這首詩。

蓉子的說法印證了文學創作的冰山理論,創作的過程的確是意識與潛意識的混和,詩人心中早已藏匿著某種奇異而隱晦的東西,非用詩降服它不可!-----

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
  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

  一隻弓背的貓 一隻無語的貓
  一隻寂寞的貓 我底妝鏡
  睜圓驚異的眼是一鏡不醒的夢
  波動在其間的是
  時間? 是光輝? 是憂愁?

  我的妝鏡是一隻命運的貓
  如限制的臉容 鎖我的豐美於
  它底單調 我的靜淑
  于它底粗糙 步態遂倦慵了
  慵困如長夏!

  捨棄它有韻律的步履 在此困居
  我的妝鏡是一隻蹲居的貓
  我的貓是一迷離的夢 無光 無影
  也從未正確的反映我形像。

蓉子使用了非常現代的手法,以費人猜疑,意象四射的文字,帶領讀者一窺鏡裡鏡外的自我。蓉子將「我的妝鏡」與「一隻弓背的貓」相連結,真是神來之筆!妝鏡乃不動之物,以貓喻之,其靈動詭譎盡出。若以其他動物喻之,則妝鏡的感覺無法深化。蓉子在路邊看見鏡框之貓,內心深處應頗為震動,冥冥中與自我某種異端心緒極為契合。

每日臨鏡,今日鏡中人,是否就是昨日鏡中人?『我的妝鏡是一隻弓背的貓 ,不住地變換它底眼瞳,致令我的形像變異如水流 』,顯然是極不相同的,『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李清照﹞,不住變換眼瞳的不是妝鏡,而是千情萬緒的臨鏡人。

詩人對境中的自己並不滿意,--鎖我的豐美於它底單調,我的靜淑于它底粗糙,步態遂倦慵了,慵困如長夏!---妝鏡這隻貓,睜圓驚異的眼是一鏡不醒的夢,是一迷離的夢,無光,無影,「從未正確的反映我形像」,因此妝鏡成了束縛的象徵,這首詩隱隱然內蘊強大反抗力量。我們彷彿聽見《維納麗沙組曲》詩中的期許---

維納麗沙 你就這樣的單獨走向
通過崎嶇 通過自己 通過大寂寞

詩想起 ●天旋地轉

詩想起
●天旋地轉

清晨起床,忽然發現
天旋地轉。我欲
騰雲駕霧而去。
我到底被甚麼戲弄了

經查證,內耳平衡器官裡面
有一種碳酸鈣質
的耳石,退化掉進
半規管淋巴液裡漂浮了

想起梵谷,一生活在
梅尼爾氏病的眩暈裡
難怪他的畫
天旋地轉

星期一, 10月 09, 2017

現代閨怨

●現代閨怨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
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
(王昌齡《閨怨》)

婚後她依然天真無邪
視婚姻如過眼雲煙
雖然老公不時失蹤
經常在她心中
留下鬼影幢幢陪她
但她的日子總是春光明媚

她站在豪宅陽台
興高采烈遠眺
看見池塘邊輕佻的柳絲
拂動春心蕩漾
不禁想起此刻
老公不知躲在
那個小三的被窩取暖

這樣也好
LINE聲已敲心門
半個小時後
情人就會趕來
為她創作,精采如詩的
翻雲覆雨

檔案

顧城『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顧城謝燁逝世24周年 10/07 聽箏讀詩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 我卻用他尋找光明」~顧城〈一代人〉
   
 如果沒有1993年10月8日紐西蘭激流島上那詭異而血腥的一幕,詩人顧城今年61歲了,而他的妻子,謝燁,59歲。我們已經不能想像61歲的顧城和59歲的謝燁的樣子,就像我們不敢想像那個下午,浴血的這對男女是如何痛苦掙扎地進入到另一個世界。
 
 1956年,顧城生於上海,和所有普通人一樣,在最初的歲月裡,他並無任何不同。但天才的光芒已經迫不及待地綻放,“我失去了一隻臂膀,就睜開了一隻眼睛”,這首名為《楊樹》的詩作,寫於1964年,顧城8歲。其父顧工看後大為驚歎,這兩句詩,已經超出同是詩人的父親許多許多。
 
 顧城碰上了一個好時代。〈一代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他尋找光明”。1980年代萬物復蘇,百廢待興,一個屬於文人和詩人的時代正在地平線上冉冉升起,新時代呼喚著他們的心靈形式,而顧城,當他用一種孩子式的天真歌唱時,他成為了時代的“寵兒”。
  
  我是一個任性的孩子
  ——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
  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
  也許
  我是被媽媽寵壞的孩子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個時刻
  都像彩色蠟筆那樣美麗
  我希望
  能在心愛的白紙上畫畫
  畫出笨拙的自由
  畫下一隻永遠不會
  流淚的眼睛
 
 人們讚賞他的高傲,清貧,人們甚至允許他的任性,不因為別的,僅僅是他讓人瞠目結舌的耀眼才華。“只有才華才是唯一可以驕傲的東西,只有才華才值得被揮霍和放蕩。”18世紀的另外一位怪傑,薩德侯爵,曾經這麼說過。
 
 但最初的顧城,不過是一個執著的求愛少年。
 
 1979年7月,在上海開往北京的火車上,顧城與謝燁相遇,也許只是一次最簡單的四目相逢,但愛的烈焰,卻在瞬間騰空而起。在隨後的信件來往中,顧城說:“我覺得你亮得耀眼,使我的目光無法停留”。在這一次的旅途中,顧城畫了一幅畫,裡面畫了坐在他周圍所有的人,唯獨沒有謝燁——他並不知道將謝燁放在什麼位置,放在普通人裡,那光芒不對;放在聖靈的行列,那光芒也不對。這幾乎是一個充滿危險的前定,最初的無意識將被證明是命定的預兆,一切只等故事的展開。
 
那是最幸福的日子,混合了呵護、理解、崇拜、依賴等等複雜情愫的愛綜合為蜜與糖。詩歌的幸福可能是形式的,而男女之間的愛卻是可以穿透生命暗流的力量,它將人性的善彙聚為生活的神性:有一次這對貧窮的戀人有了150元稿費的鉅款,他們手牽手將它存入了銀行,然後上午手牽手去取了10元,下午又手牽手去取了10元,第二天上午又手牽手去取了10元……。
 
 維繫這一切的前提是,均衡不能被打破。此時候的顧城和謝燁,就是一對均衡的紡錘,顧城是唯美的,童話的,精神的;而謝燁,則提供了務實的,成人的,世俗的。他們互相吸取,彼此守護,顧城從謝燁那裡得到的,和謝燁從顧城那裡得到的,一樣多,一樣豐富。借此他們通向一個平衡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元氣還沒消耗,至中的道路通向的是圓滿的境界。
 
  可惜——好景不長。就像黑暗和光明在宇宙間輪回上演一樣,均衡和反均衡的力量也總是在不停地博弈。當均衡被打破,心靈在黑暗力量的引導之下將會走向不可知的深淵。先哲告誡我們:凝視深淵良久,將會被深淵吞噬。而內心的惡龍一旦被驚醒,就會帶來巨大的破壞。
 
 勇敢的先知們在跨越普通人的界限之時,眼前一閃,心靈和思想迎來一次崩潰,偉大的荷馬、維吉爾、魯米、但丁、莎士比亞、陶淵明、李白、杜甫在崩潰之後以巨大的智慧予以重建,他們終得至聖的境界。而尼采、荷爾德林、保羅策蘭、海子,他們在黑暗中無限下沉,最終將黑暗導引回自身,肉身毀而道不明。顧城屬於這後一類,但他有更大的錯位,他將謝燁視為自己,而忽視了他者的主體性。無論在哪一個法庭上,他都必須接受審判。
 
 疑問是,這一均衡的打破是在什麼時候呢?
 
 是1986年,顧城認識英兒,在即將去國前夕,英兒對顧城大膽表白,其時謝燁就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三個人內心隱晦明滅,此情此景誰堪懂?
 
 是1988年,顧城選擇定居紐西蘭激流島,遠離世界,醉心於自己的童話王國,卻一次次在生活面前鼻青臉腫。他曾持刀斬雞,鮮血淋淋,童話已遠,母國無歸。
 
 是1990年,他赴美國參加世界哲學大會,發表演講,語出驚人,他說:無他亦無我,無可無不可。是否,殺人與被殺,也是無可無不可?禪語玄機,不過是凶象初現。
  
  一切都成了忘川的疑問,有心無心,總是浮現。很久前他寫過一首小詩《失誤》:
  
 我本不該在世界上生活
 我第一次打開小方盒
 鳥就飛了,飛向陰暗的火焰
  
 1979年7月,顧城在一封寫給謝燁的信中說:“我站在天國門口,多少感到一點恐懼,這是第一次,生活教我謹慎,而熱血卻使我勇敢。”語言如讖,第一次不過是預演,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
  
 1993年10月8日,紐西蘭激流島,顧城持斧傷謝燁,旋即自縊身亡,謝燁隨後送醫,同日不治身亡。
 
 在此之前,顧城寫了一首《墓床》

 
我知道永逝降臨,並不悲傷
松林中安放著我的願望
 
下邊有海,遠看像水池
一點點跟我的是下午的陽光
 
人時已盡,人世很長
我在中間應當休息
 
走過的人說樹枝低了
走過的人說樹枝在長
 
 
原文網址:
http://mp.weixin.qq.com/s/svuP_gKKl65cQq7MPF7m9Q
 
  〈門前〉  顧城
  
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門口
早晨,陽光照在草上
我們站著
扶著自己的門扇
門很低,但太陽是明亮的
草在結它的種子
風在搖它的葉子
我們站著,不說話
就十分美好
有門,不用開開
是我們的,就十分美好
早晨,黑夜還要流浪
我們把六弦琴交給他
我們不走了
我們需要土地
需要永不毀滅的土地
我們要乘著它
度過一生
土地是粗糙的,有時狹隘
然而,它有歷史
有一份天空,一份月亮
一份露水和早晨
我們愛土地
我們站著
用木鞋挖著泥土
門也曬熱了
我們輕輕靠著,十分美好
牆後的草
不會再長大了
它只用指尖,觸了觸陽光
 
(1982年8月)

星期六, 10月 07, 2017

椅子

●詩想起
有人談論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那超凡的魅力,它不在情節、不在人物、也不在故事本身,那是一種行文之間風格的魅力,如同從你身邊穿行而過的風,清冽而芬芳,那種閱讀的美好過程不可言喻。 』這也適合對好詩的批評。

@椅子
你 離去後
椅子沒有空著
盆景帶著懷念
邀約野外的風景來坐

神秘螺爬出水族箱
帶著遐想,邀約一本
喜歡的情詩集來坐
你唯一留下的

一條滿逸體味的圍巾
仍緊緊
抓住椅背
留連不去

星期五, 10月 06, 2017

●詩想起 N度空間

●詩想起
N度空間

莫內於1874年的畫作《印象·日出》激發了印象畫派興起,亦因而帶動至今的藝文思潮,這猶如二十一世紀的量子力學,將人類思想提高了維度,從古典具象跨足到現代抽象。從前我們認為信念產生實相,這種說法不過是心靈雞湯,如今量子力學證明這是真的。同理,提高眼界看見新詩境之道,詩者必須從物質存有的三度空間,進入更廣闊豐盛的N度空間。

日日走過同一條街
走成另一雙腿另一個身軀
兩旁的商店
白天開門深夜關閉
仍然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日日走過
思緒,仍然波濤洶湧

旅美詩評家宋穎豪返台

旅美詩評家宋穎豪返台
詩人莫渝相邀
10/06(五)午後
怡客咖啡南昌店聚會
陳寧貴、莫渝、宋穎豪、彭正雄、林錫嘉


我認識的詩人彭邦楨

我認識的詩人彭邦楨 / 宋穎豪

我之認識詩人彭邦楨(1919-2003)先生緣於1953年。那年,他的第一本詩集《載著歌的船》出版,我是在高雄大業書局看到這本書,深為激動。因為在當時苦澀的詩壇,忽然出現了饒有詩趣,意象鮮活,且抑揚有致的詩品,的確令人奮舞。於是我便斷然花掉了我半個月的薪資購得一冊,但始終未能有緣認識這位詩人。

1955年春,我考進軍官外語學校英文班第五期,因緣際會,竟然步上譯詩這條艱辛之路。曾以拙譯《朗費羅詩選譯》,結識了詩壇前輩覃子豪先生,後因覃先生的愛顧與鼓勵,一往直前,優游其中,樂譯而不疲,猶能獨得其樂。

可是,我之與彭邦楨的晤面,則是1968年秋後之事了。當時我剛從金門輪調回到台北,才有機緣,又有時間,經常利用公余,前往位於台北峨嵋街的作家咖啡屋。當時允為台北地區文藝界人士薈聚之處。除彭邦楨之外,羊令野、洛夫、向明、辛郁等都是座上的常客。當時,我也答應了定期為羊令野主編的《詩隊伍》譯介美國詩選。隨後,寫詩的朋友們基於共同理念,成立了“詩宗社”。記得在一次座談會中,我曾為新舊詩的合流,建議定期邀請知名的傳統詩人或學者,交換意見與經驗,以增進新舊詩的藝術境界。可是當時的寫新詩的朋友們,銳力精進,意氣風發,故而未能有立竿之效。

作家咖啡屋歇業之後,大家的活動轉移到國軍官兵活動中心三樓茶室。那時,彭邦楨和我正致力於十四行詩的創作。我們共同討論過十四行詩的源流、分派、以及其輸入我國後之青藍輝映的發展狀況。稍後,我考進輔仁大學夜間部英文系,因課業與稿債的關係,而中輟了十四行詩的撰寫;可是彭邦楨對十四行詩鍥而不捨,一往直前,經之營之,益求精進。他特意在詩中植入迭現的音韻,抑揚頓挫,起落有致,且內韻的綿延流長,卓然有成,可謂獨步於詩壇。當時,我也曾建議他應當繼續努力,堅持創作下去,必然有所突破,有所創建,開拓出煥然一新的風格,而為新詩創建一新的風貌。這時候,彭邦楨的一首《花叫》開創花的鮮活意象,博獲廣大讀者的共鳴,也開拓了詩朗誦的新境界與新氣象。一聲「花叫」喊出了現代詩的開放精神,也開創了新詩的古典風趣。

1973年冬,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因中國代表團團長鍾鼎文先生的引薦與策劃,始能在台北市圓山飯店召開。彭邦楨榮任副團長,協助規劃,井然有序。因之,使得家變新鰥的他,獲得一次驚艷於美國女詩人梅茵.戴麗爾博士(Dr. Marion Darrell)的機會,乃自喻為護花使者,照顧備至。彭邦楨在他的《純粹的美感》詩集的序言中,這樣說:

「我們在第二屆世界詩人大會上,於晚上七點在台北市圓山飯店麒麟廳晚晏中,初次相逢在三百餘位中外詩人之中,只有她有一種異於他人的膚色、臉色、眼色、特色,而且嬌小玲瓏,我想這就是一種極為純粹的美感── 一種奪我心目的美感。因為她是從紐約伸出一隻手來,我便從台北伸出一隻手去。所以在這次大會七天之中,便陸續的建立了友誼。」

他們一見鍾情,兩心相悅,梅茵離開台灣時,袖交其環游世界的行程,彭邦楨頓感鼓舞,遂即發動信函與情詩的攻勢,一往情深。可是他們二人一個不通中文,一個不精英文,我則義不容辭,充當他們來往交通傳譯的鵲橋工作。魚雁傳書,頻頻傳情,穿梭往返,不絕於途,記得當時我駐地桃園龍潭,彭邦楨每次收到來信時,便立即打電話告訴我,「她來信了,你快來。」於是我便乘坐公路局班車,由中壢趕赴台北。誠實說來,當時彭邦楨新鰥不久,生活孤獨而清苦,一個人蝸居在位於仁愛路二段華欣公司辦公室,一張行軍床,一條棉被,西裝就掛在木櫃的環扣上,簡陋竟如此,令人不勝欷吁。後來司馬中原又告訴我說,那一條棉被還是他的。每次,我倆都非常認真切磋每一句的措詞而審慎翻譯,總是希望能以適切傳達原詩之濃情,且希望能使梅茵深深感受到愛情之真誠。真的是,皇天不負苦心人!

19731118日至1974214日,我們二人相互愛慕已將近三個月時間。在空間上說,她是在環游世界,而我的想象也跟著她的環游逐個地方旅行。雖說她去的地方都是我不曾去過的地方,但我給她的詩,除愛之外,還有關懷有待???在情人節前夕她為我寄來一條賞心悅目的領帶,因此我這天也就為她寫了第十二首詩〈結著領帶的男子〉。」

19752月,彭邦楨應世界詩人資料中心(World Poets Resource Center)主席路洛托博士(Dr. Lou Lu Tour)的邀請,赴美參加會議。他滿懷十足的信心,僅購買了一張單程飛機票(據說還是蔣孝武資助的),飛往紐約。從此脫離困阨,邁步踏上人生的新境界。真的是吉人天相,皇天沒有辜負了苦心人!二月二十六日,彭邦楨與戴梅茵花好月圓,在紐約締結連理,傳為中美詩壇佳話。稍後,彭邦楨復又活躍在太平洋兩岸的詩壇。先後曾榮獲世界桂冠詩人獎,並膺選為世界詩人資料中心主席。爾後,又榮獲巴基斯坦自由大學驓與文學博士的榮譽學位。每一年,他們夫婦都參加世界詩人大會,足跡走遍世界各地,也曾增進了各國詩壇的連繫與溝通。而且他每年都翩然飛回台北,投宿在英雄館,於是那裡便成為台北詩友、畫家、文人匯聚聊天的場所,熙來攘往,蔚然笑談古今中外。1975年《純粹的美感》在台北出版。該詩集系匯集他寫給梅茵的十二首詩,並且說明每一首詩的寫作的情景與旨趣,當然這也是他們二人的定情詩。出版後,彭邦楨接受中華日報記者宋晶宜(現任美國世界日報社長)的訪問,贏得讀者普遍的激賞與讚美。而且彭邦楨每次自台北返回美國之時,從不空手而回,也總是選購成箱的古籍書卷郵寄回紐約。

19867月,我按照既定的計劃飛往美國,直赴哈佛大學,開始搜尋海明威家族的數據。8月初,行抵紐約,彭邦楨夫婦開車前往接機,一見面,大家相互擁抱,並且熱情地說:“大媒人來也,不勝歡迎之至!”我在紐約停留三天,彭邦楨陪伴遊歷博物館、時代廣場、摩天大樓、唐人街、自由燈塔、並漫步布魯克林大橋,並且相互約定三年後,大家再游該橋,並且相互出示各人有關該橋的作品,因為那座橋曾是美國文學史上耀眼的表徵。可是後來因為家人患病的緣故,我卻失約了。

稍後,彭邦楨奔馳於海峽兩岸,開啟詩之交流與激揚。當時大陸的詩尚在隱晦朦朧之期,但他的詩意象鮮活,音律諧趣,到處引發奮揚的反響。而且在活躍北京、上海、武漢、重慶、成都、廣州、香港等地訪問詩人、詩社,皆獲得熱烈的回應。他跑遍了大陸、香港、歐、美各地,並積極與當地詩人接觸、協調之後,深感亟應建立詩之連繫,積極興建一座現代的、國際的「詩的長城」。基於這個理念、他便於1991年,創立了詩象詩社,禮邀方思、尹玲、宋穎豪、陳寧貴、彭邦楨等為發起人,獨自出資,即於19916月發刊《詩象叢刊》第一號,包含大陸、台灣、香港及歐美知名詩人的詩作以及譯品,中譯英、中譯法、中譯德、每首作品皆非同尋常,各具特色,而且琳琅滿目,不勝枚舉。1993年,《彭邦楨文集》順利在武漢出版,更是得到極為熱烈的回響。全集四冊 第一、二冊為詩集的匯編,第三、四冊為歷年來撰寫的評述文章,印刷精美,井然有序,可惜武漢武漢社仍運用當時大陸慣用的簡體字。

《詩象叢刊》先後出版五期,成為兩岸三地以異軍突起的姿態,令人刮目相看。而且可惜他的健康日漸衰疲,曾數度進出醫院,但他總是念念不忘《詩象》以及台北的詩友,甚至試圖分段飛行回台灣,藉以償酬綿綿的鄉愁。因之,其濃重的鄉愁,則自然而然洋洋灑灑,赤裸裸地發揮在他晚年的力作《秋之青天》一書之中。真的,梅茵曾經安排他先到洛杉磯,在他的兒子班比家中小歇,然後直飛台北,這樣或可減低旅途的勞頓。結果,他們到了洛杉磯的班比家,病情復發,最後梅茵決定花費了16,000美元,雇用一架專機飛回紐約。於是彭邦楨的纏綿思鄉夢,便日益遙遠了。不幸於2004319日,溘然辭世於紐約。噩耗傳到台灣,聞之令人哀傷,悲慟不已,詩壇好友發刊紀念專刊,追思會有近百位藝文界的朋友參加,而對這位藹藹親和的詩壇長者表示無限的懷思。稍後,我又催馬加鞭,重新整理多年迻譯彭邦楨的詩,反覆推敲,從各詩集中再選優譯介,當然包括彭邦楨和梅茵定情時匯編在《純粹的美感》的十二首情詩,全譯《巴黎意象之書》及其晚年的力作《秋之青天》。就這樣,中英對照的《彭邦楨詩選》由詩藝文出版社全力協助下,乃得在那年的七月於焉問世。新書發表會與會者,逾百十詩人與學者,與會詩友欣見其詩的譯本均表慰藉。會中又個別追述彭邦楨寫詩精要與其評論的點點滴滴,而對這位花叫詩人表示最後的敬禮與懷思,並有人朗誦彭邦楨各期的代表詩作,反應非常熱烈。梅茵看到中英對照的《彭邦楨短詩選》之後,極其訝異的口氣對我說:“我從來不曉得彭的詩寫的這麼好。”

梅茵鶼鰈情深,特意設立彭邦楨紀念獎,每年一次,徵詩,選優並頒發獎金。於是便邀請向明、辛郁、張默、碧果、張騰蛟、賴益成、宋穎豪等為評審委員。特別感謝中生代詩人賴益成的全心投入與全力支持。第一年則以「懷思」為題,第二年以「花」為題,以紀念這位「玫瑰詩人」。因為我國新舊詩中宣揚父愛的詩作甚少,故第三年則以「父親」為題,用以探看詩人對父愛的孺慕之情。每次應徵的詩稿都超過一百五十件,詩稿的來源遍及海峽兩岸、亞、歐、美及香港等地,反應極其熱烈。於此可見彭邦楨之在青壯年詩人群中受愛慕的程度了。今年是第四屆彭邦楨紀念獎,計劃搜集彭戴梅茵(Mrs. Marion Darrell Peng)的詩,予以中譯, 匯集為書,2007年十月出版,用以表彰彭邦楨與戴梅茵中美詩壇璧聯的美事以及梅茵多年來對台灣詩壇的關愛之至情。

詩人彭邦楨湖北黃陂人,生於「五四運動」那年,自幼聰敏穎悟,束髮之年,即以詩名見知於鄉里。抗戰軍興,投筆從戎,畢業於中央軍校十六期,在校時享有「黃埔文豪」之譽。嗣於1944年以少校軍階率青年軍赴印度參加遠征軍,編入炮兵團,參與緬甸反攻大戰。勝利後,任職國防部新聞局。1949年隨政府來台,遺其妻子於武漢,竟生別五十年。1950年,榮獲中國文藝協會頒贈詩之首獎,而詩名雀起。1953年,調任軍中廣播電台左營台長,1955年,與詩人墨人合編《中國詩選》,評譽極佳。1969年,從軍中榮退,結束其三十年的軍旅生活。

詩人彭邦楨的生命中有三個春天。第一個春天,因內戰而中斷。第二個春天,因意見不合而離異。第三者個春天,使他奪得詩人心目中的美國黑珍珠梅茵?戴麗爾博士(Dr. Marion E. Darrell)的真愛,終於找到了幸福的歸宿。不過,他認為:「人生最幸福的,是隻結婚一次。」

詩人說:作為一個中國詩人,總在顛沛流離,總在憂患踵生,總在背負一種戰爭與革命的影響,然,亦總在兢兢業業,總在孳孳矻矻,總在驚策惕厲,總在踏歌行吟,總在追求一個至性至情,至大至剛,至真至善的自我,不遺餘力!也就是說,詩是要訴諸一種卓絕的靈魂與智慧寫的,而後纔見詩心晶瑩!愛心晶瑩!童心晶瑩!

彭邦楨一生戎馬倥驄,軍書旁午,但他仍以博覽群書為樂,尤其鍾愛於詩文論述,而嘗「籠天地於形內,挫萬物於筆端。」詩興昂然,不絕如春蠶吐絲。故其詩意象豐富,沉鬱淵深,且感應靈敏,故可聽得花叫的奏鳴,而其對詩的朗誦,抑揚頓挫,饒富音樂性,感人最深。晚年鄉愁沸郁,繁複濃郁。既在耄耋病苦之年,依然時駕輪椅徘徊於紐約中央公園的植物園,望斷雲天。思鄉的情愁,益見濃烈。面對秋之青天、紅葉、蘆花、北雁,思緒洶涌起伏,則不勝已矣然。

●彭邦楨1970年寫的名詩《花叫》

春天來了,這就是一種花叫的時分。於是我便
有這種憬悟與純粹。櫻花在叫,桃花在叫,李花
在叫,杏花在叫。像是有一種秘密的琴弦在那
原始之時,就已植根在這沉默的設計之中

叫啊,這才是一種豐盈的洋相。於是我曾在
一隻貓眼裡看見花叫,於是我曾在一隻狗眼裡
看見花叫,於是我曾在一個女子的眼裡看見
花叫。當她們曾經想在春天裡咀嚼我的舌頭

而春天也就是這個樣子的。天空說藍不藍,江水
說清不清,太陽說熱不熱。總是覺得我的
舌頭上有這麼一隻鷓鴣,不是想在草叢裡去
啄粒露水,就是想在泥土裡去啄粒歌聲

叫吧,凡事都是可以用不著張開嘴巴來叫
的。啊啊,用玫瑰去叫它也好,用牡丹去叫它
也好,因而我乃想到除了用眼睛之外還能用舌頭
寫詩:故我詩我在,故我花我春

 ●美之神 / 陳寧貴
----懷念詩人彭邦楨

曾驚艷世間千種花姿
她們姹紫嫣紅的眼波
為何停滯在無語的困境裡
你說花非無語
你微笑指點
瞬間天下花朵喧鬧而來


                                                         
原來你是美之神
悄然治癒
花們孤芳獨賞的自閉
令她們徬徨流浪的芬芳
凝結為情
散播成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