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24, 2019

真相

新鳥加入時,鳥群並不會變得『滿載』或『超負荷』。當鯡魚向產卵地遷移時,它們那數百萬成員的隊伍綿延可達十七英里。 群的拓撲結構多種多樣,但是唯有龐大的網狀結構才能包容形態的真正多樣性。事實上,由真正多元化的部件所組成的群體只有在網絡中才能相安無事。其它結構——鏈狀、金字塔狀、樹狀、圓形、星形——都無法包容真正的多元化、以一個整體的形式運行。這就是為什麼網絡差不多與民主和市場意義等同的原因。(凱文凱利)

假象在
杯觥交錯中得意穿梭。
覺悟者看見真相
低酌微笑

星期五, 8月 23, 2019

失去說客語能力


記得我曾在台北捷運站巧遇問路婦人,聽其口音即知是客家鄉親,我以客語答其所問, 她仍以不甚流利的河洛語與我繼續搭訕,令我困惑良久。又有次於途中遇祖母孫女三代在交談,祖母與孫女的母親說客語,孫女的母親卻以河洛語回答,孫女則一臉茫然一語不發,他們原本是客家人,顯然到第三代已失去說客語能力。

驀然一回首!

辛棄疾千古絕唱《青玉案•元夕》: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辛棄疾對元宵節熱鬧景象,描寫得出神入化,而我們熟知和常引用的是後面幾句,我們常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尋找要尋找的人,但並未尋找到,正悵惘之際,驀然一回首,卻看見要尋找的人,在希微的角落等待著我們…

●(倉央嘉措1683――1745
那一天我轉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不為來生
只為你的溫暖
那一世我轉山轉水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詩想起


●詩想起
如果煩惱即菩提
寫詩亦菩提
(菩提bodhi覺悟之意)
●周夢蝶
是的,至少你
還有虛空留存
你說。至少你已懂得
什麼是什麼了
是的,沒有一種笑
是鐵打的
甚至眼淚也不是……





星期四, 8月 22, 2019

陳寧貴\平安

楊弦是四十多年前台灣民歌起始者,後來移居美國,許多年後才寫了一首 「歲月」之歌:《每天一早便開車加入 上班族長長蜿蜒的車隊 一樣的風景 一樣的擁擠 一樣的忙碌 一樣的寂寞 不停的工作 不停的計畫 經歷希望慾望健忘和淡忘 數著歲月 數著白髮 數著青春 年華的流逝他的名字。》生存啊生存,記得詩人瘂弦年輕時在深淵詩中如此寫生存〈生存是風,生存是打穀場的聲音,生存是,向她們——愛被人膈肢的——倒出整個夏季的欲望。〉兩者相較,楊弦才是真實感受到生存是甚麼,生存的人生經歷無法憑空想像,需要漫長時間的煎熬才能體會真味。
汲井漱寒齒
清心拂塵服
(柳宗元)

酷寒清晨,起牀後汲取
井水漱洗打顫的牙齒
然後拍拂身上的衣服
把內心裡的灰塵
也都輕輕一起拂去了

詩想起

●詩想起
一般寫詩的評介,用的是古典或印象式方法,但有科學家用本世紀流行的混沌理論,評介國際名詩,對詩的意象,作者的意識流,說得令人大開眼界,果然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周夢蝶
曾經被焚過,曾經
我是風
被焚於一片旋轉的霜葉。



星期三, 8月 21, 2019

陳寧貴\永恆

所謂大學問家,是有能力運用廣博知識的知識搬運工。早在孔子就知道這個道理,謙虛地說他的著作是述而不作。
隨身攜帶著
我的前世今生來世
在人群的大河中
漂流…
當我駐足觀看
頓悟永恆
如宇宙之初的奇點
祇是一剎那

星期二, 8月 20, 2019

詩想起

●詩想起
建造你自己的詩
否則你將受雇
為別人建造他們的詩
●洛夫
趕快對鏡
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嫵媚
然後以整生的愛
點燃一盞燈

陳寧貴\妄想


批評受反挫那是必然。無需說:「面對台灣社會的粗暴、膚淺、迷惘的氛圍,哪怕頑強如我者,亦是徒然地一無所獲。」老兄,你在台灣這片慈愛的土地上寫作已走得夠幸運,若能擺脫自怨自艾,作品可能更寬廣動人吧。
跋涉入終南山
問隱士:與大自然同在
是不是能讓修行精進
回說:大自然就是妄想
追問:那妄想是什麼
沉思中,聽見:
妄想就是大自然
一陣風吹來
一片落葉這樣
回答

星期一, 8月 19, 2019

詩想起

詩想起
日日寫詩
如虔誠的佛教徒
日日轉經筒
→謝振宗
寫詩如四季寒暑
轉動節氣經筒
任意隨緣
將詩情傳播出去
彷彿咒語瞬間跳躍
隨機應化為
千億顆琉璃水珠



●華文現代詩刊
23期徵稿:
meihsia@msn.com
請附作者郵遞區號通訊處
(作品入選刊出時寄書用)

陳寧貴●孔雀

一個系統——不管是有機體、企業、公司、還是計算機程序——之所以花費精力把過去發生的事情反饋到現在,是因為這是系統在應對未來時比較經濟的做法。因為,要想預見未來,你就必須了解過去。沿著反饋迴路不斷衝擊的過去,給未來提供信息,並控制著未來。(凱文凱利)

●孔雀
我養的兩隻孔雀
不是鳥是魚
所以只能在水裡飛
水箱裡的天空很窄很小
在裡面不會有狂風暴雨
也不會有悠閒的雲飄過
牠們茫然水箱外的廣大天空
因而牠們能安逸於窄小
牠們在水中輕輕輕輕游動
像色彩繽紛的雲悠閒飄過
我的心空

詩想起

●詩想起
南宋辛棄疾的憂國之作亦可憂詩: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華文現代詩刊
23期徵稿:
請附作者郵遞區號通訊處
(作品入選刊出時寄書用)




星期日, 8月 18, 2019

陳寧貴\天問


變色龍對自身影像變化的反應,恰似人類世界對時尚變化的反應。從整體看來,時尚不正是蜂群思維對自身映像的反應麼?在一個緊密相連的二十一世紀社會中,市場營銷就是那面鏡子,而全體消費者就是變色龍。你將消費者放入市場的時候,他們該是什麼顏色?(凱文凱利)

昂首泅泳在
浩瀚天空,迷惑找尋
失落千萬年的記憶。
隱約記得,彷彿來自
銀河系外的原鄉,曾以高維
無形生命形式存在過
如今為什麼
來到地球,寄居在
不停做夢寫詩的肉身裡?

星期六, 8月 17, 2019

陳寧貴\詩想起

樹與樹之間交換分枝迫使它們產生變種。有時嫁接的是一根長樹枝,有時僅僅是一根細枝或枝頭的「葉子」。每根樹枝都可以被看作是由更小的分枝構成的完整無缺的邏輯子程序。通過分枝交換,一小段方程(一根樹枝),或一個有用的小程序,可以得到保存甚至傳播。(凱文凱利)
自從人類發明語言
人際間開始八卦起來
人類的進化隨之加速了
也展開彼此
更複雜的連結與協作
使得這個世界
充滿統戰和催眠
你我的腦袋
隨時都有人來殖民

星期五, 8月 16, 2019

陳寧貴\入山訪友

我深信,從長遠來看,正是這未經實證的進化——不管它從何而來,往哪裡去——在塑造著我們的未來。我毫不懷疑,揭示深度進化的內在本質之時,也即是觸動我們靈魂之日。(凱文凱利)
朱熹
等閒識得東風面
萬紫千紅總是春。
入山訪友
他用山泉水泡茶
飲茶時茶水裡
有飄逸的天光雲影
有濃郁的花香鳥語
突然破空而來的豪爽笑聲是
風聲

周夢蝶說夜是鹹的


●周夢蝶說夜是鹹的
踏破二十四橋的月色
頓悟鐵鞋是最盲目的蠢物!
而所有的夜都鹹
所有路邊的李都苦
不敢回顧:
觸目是斑斑刺心的蒺藜。





星期四, 8月 15, 2019

譯詩之葉

漂水花
羅門 / 
Translated by Morris Huang

我們蹲下來
We lowered ourselves to squat
天空與山也蹲下來
The sky and mountains are squatting
看我們用石片
Watching us throwing a flat stone
對準海平面
Aiming at the sea level
削去半個世紀
To chip off or raze out a half century
一座五十層高的歲月
When there was a 50-story tall building of months and years
倒在遠去的炮聲裡
Collapsed falling amid the sound of gun  shot that’s gone faraway
沉下去
And sunken down
六歲的童年
A child at the age of six
跳著水花來
Leaping over the spraying water flowers
找到我們
Coming to find us
不停的說
Repeatedly claiming
石片是鳥翅
The piece bod flat stone was the wing of a bird
不是彈片
Not shell pieces
要把海與我們
Wanna fly up together
都飛起來
The sea and us
一路飛回去
Flying all the way homebound


蚯蚓/洛夫

蚯蚓
Earthworms
一節節
Node after node
丈量大地的悲情
It uses to measure the sadness of the great earth
飽食泥土的憂鬱後
After having eaten up full of the mud of grief
一腔冷血何時才能沸騰?
When can the chestful of cold blood get boiled?

●詩人洛夫的幽默
An unbelievable sense of humor
Translated by Morris Huang

做什麼不嫌晚,譬如愛
It's never too late to make or fall in something, for example, love
與其我們讓細火慢燉
We'd rather let the small fire slowly cook and stew it
不如抱一塊冷漠的石頭入睡
Than embrace a lump of icy cold stone falling asleep
做完之後整個世界便為之癱瘓
After that the whole world will get paralyzed



譯詩之葉
【孤 舟】 楊子澗
A Lonely Boat
 答孟浩然《宿建德江》之二
Translated by Morris Huang
No. 2 To Echo A Poem by MENG Hao-ran entitled
Lodging at Jian De River”

環湖的山麓暗了天色,益發沉重
The sky looked darkened with the lake surrounded by the mountains at the foot, which turned ever heavier
倒影被壓縮成一道暈開的濃墨
The reflection was suppressed to shrink into a stroke of dark ink being water dyeing and coloring
水面上蕩漾的微波是山風的足跡
On the water surface waves are agitated to evoke small circles of ripples that were the footprints of hilly breeze
今夜,天色恐怕是神傷黯然
Tonight, the sky is feared to be feeling dejected and depressed
一葉渺小的扁舟,找不到泊岸
A leaf-size tiny flat boat, found nowhere to anchor along the shore for docking
就任其漂流吧!萬籟是俱寂了
Why not let It be freely drifting! All nature’s hushed as a profound silence prevails all over
塵世已擾擾紛紛,隨他吧
不必愁鄉;只剩滿腔的秋心
The red dust world already in a hubbub of hustling and bustling, let it be no need to feel nostalgic, with only a chestful of warm heart In autumn
註:孟浩然《宿建德江》
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
Rowing the boat to seek for a docking place amid the bank in the smoke, into the dusk that revoked the sadness of the guests
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In the vastness of the sky above the wilderness the trees looked short and low, making the river clearer and cleaner when the moon was seen ever closer to the boaters.

譯詩之葉
〈棉花糖〉/冷霜緋

童年 渲染了一段色彩
記憶輕飄飄地
圍繞
柑仔店的彈珠台
斜靠石牆旁的腳踏車
和沾滿塵埃的皮球

故鄉 每片影子
在風裡朦朧地翻捲
一朵朵香甜的夢
不小心 又在眼眸底下
輕輕融化了


Cotton Candy / Leng Shuang-fei
 英譯/黃敏裕教授

Washing and blending a period of coloring
In memory that lightly drifting to be
Surrounding
The stand of lead marble games at an old-style grocery
Leaning to one side against the stony wall was a bicycle and
The leather ball that’s all covered with dust

In my hometown each film is
Curling and spinning in the misty breeze mist are
One by one the sweet dreams of flower fragrance
Inadvertently and carelessly again in front of the eyes
Lightly they’re fading away

〈拆食落腹〉 /黃徙
蜘蛛網
人的目珠看去是避邪八卦
胡蠅蠓仔看去是死亡的陷阱
蜘蛛公看去是眠夢眠床
鋪佇春天
網中攏是糖甘蜜甜
夜蟲飛入去變做糖含仔
你的視線飛入去
死體變做花蕊
花絲牽佇熱--
風吹日曝雨淋
一个大網已經空空
你講是繡房閣春色無邊
按呢攏知影
蜘蛛公是按怎鼻著
蜘蛛母的愛已經飽滇
是按怎
欲一步一步踏入情的斷崖
行向絕峰嶺
親像山風欲跳落萬底深坑
秋色欲埋入霜雪
--
欲共天地堅涷
為著生春天
蜘蛛母共深愛
拆食落腹
疼痛,不知不覺

●〈Worrying to pieces
 ingestible into the stomach
/Translated by Hytower

A spider web
In human eyes a hexagram of eight diagrams to ward off evil
In fly eyes a trap of death.
And in male spider eyes a sleep bed to have dreams
Spreads in Spring
Wherein there are lollilops and sweet honey all around
Nocturnal insects who fly in are licked as lollilops
While your sight flies in
For dead body to become stamen
Filaments are drawn in Summer
After being blown by the wind, exposed to the sun and drenched by the rain
A large cobweb is empty
You say it’s a boudoir wherein there is a riot of Spring color
How do you know
How male spiders smell out the fact
That female spiders’ love has been full to the brim
How
Would he stumbled into the cliff of love step by step
Toward the summit
Just as the mountain wind would jump into the fathomless bottom of valley
And the autumn color would be buried in the frost and snow
In Winter
They freeze together with the sky and earth
To give birth to Spring
The female spider, with deep love
Worries him to pieces ingestible into the stomach
And the pain, she is unaware

陳寧貴●詩想起



詩創作者到了某一個年歲,詩創作純粹為了創作的樂趣,名利回饋非常稀薄。樂趣是強大的心境追尋動力,有了樂趣才能終身學習,有了樂趣才能終身詩創作。

●詩想起
人一生
即使寫了一萬首詩
最後留下來的
可能只是
一小段詩句而已

劉迅:
阿貴哥有感而發?
詩的載體,因網路的出現,發生革命性的變化。紙本的感覺就是不一樣,白紙黑字,翻閱自在,隨身保存,攜帶方便…然而,印編事繁,所費不貲,流通有限。除非紀念送人公關,否則只有束之高閣。網路發表,不須看紙本總編的“臉色”,自己鋪文刪文,高興就好~

自己寫的舊詩也有2.0 3.0 版,修改到自己滿意為止。紙本就死定了。我已經十餘年未看紙本書,我對紙本無鄉愁,無溫度差別。我也覺得創作時孤獨是必要的,大多的藝文聚會無必要。再說紙本攜帶方便也未必,我手機裡有一百多本常翻閱的書,紙本怎麼隨身攜帶?

●詩想起
日日寫詩
如虔誠的佛教徒
日日轉經筒

●洛夫這樣醒著


●詩想起
日日寫詩
如虔誠的佛教徒
日日轉經筒




陳寧貴\窗

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裏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魯迅)
我畫了一扇
打開
看見我在
窗外看著
窗裡的我

周夢蝶\還魂草

詩壇,看似很小,社會大眾也鮮少投注關切眼光,然而其中各方群雄割據,各擁許多勢力範圍,最後終究落入競合定律,競合需實力,實力包括人才和財務。其實在網路時代,紙本出刊的割據自重已到末路,只要作品每日在網群現身就是詩的出版,日積月累就是一部個人巨大詩集,這樣也無需消耗人力財力,這可算是新時代新思維嗎?

●周夢蝶\還魂草
你已倦於以夢幻釀蜜
倦於在鬢邊襟邊簪帶憂愁了
你向絕處斟酌自己
斟酌和你一般浩瀚的翠色

星期三, 8月 14, 2019

陳寧貴\夢境

人的一生,都在製造一種,叫做「學習」的藝術精品。成、敗、得、失、榮、辱、毀、譽
就是它的原料。
種在風裡的樹
五年來沒半點成長
昨夜將它移植到夢境
今晨一看
它已成長了五年

陳寧貴\短並不少


早在瘂弦主編聯副時,就曾提到讀者對文字的厭食症,因而提倡極短篇,甚至曾邀請二十位名詩人寫一行詩,刊載在副刊上,有人質疑一行詩能成詩嗎?我想起曾與人打賭以六字寫一篇小說的海明威:〈待售:童鞋。新品。(For Sale: Baby shoes, never worn)〉。而凱撒大帝凱旋歸來。他說veni, vidi, vici.。英文I came, I saw, I conquered六字,意為「我來,我見,我征服」簡短而震撼敘說其豐功偉業。再說傳統五言絕句,也只二十個字,像柳宗元很經典的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二十個字也能寫出撲面而來的千萬孤獨。因此可見作品長短不是問題,作者能否以小喻大,才是真正展現個人才華的考驗。











星期二, 8月 13, 2019

陳寧貴\簑衣

《富春山居圖》這幅大作,是六百多年前的元朝,年過七十的畫家黃公望在此山居,用三四年時間完成的。那三四年,城裏的人們也在為名忙為利忙,而黃公望與他的畫作,不過是一個看似無用的人做了一件無用的事而已。當年這幅畫,黃公望正是畫給道友無用師的,因此也有人稱這幅畫卷為《無用師卷》。然而千百年過去,那些一代又一代人做的有用的事,都煙消雲散;一個無用的人送給無用師的畫作卻真的有用起來。這該是怎樣的一個輪迴?
牆上,掛著一襲
阿公穿過的老簑衣
曾經被
    春雷打擊過
    夏雨清洗過
    秋風搓揉過
    冬月割傷過
如今它是
吊掛在我心頭
阿公當年喜歡,不斷來回
拉平情緒起伏的那把胡琴

星期一, 8月 12, 2019

陳寧貴\佳人


沒有人是獨行的,每個人都帶著60-100兆細胞同行,每個細胞都是一個大千世界,裡面蘊藏著龐大的宇宙粒子能量。

●佳人
袖中猶覺有餘香
冷落西風吹不去
(遼興宗)

幽香,不斷地
從妳的衣袖裡
散逸出來…
縱使,如過江
之鯽的,尋芳客也
帶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