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31, 2018

未來

未來未來,我們卻想預先知道,用陰陽组合的八卦,或金木水火土的五行推論,漢醫醫術、風水地理、八字推命術等等,皆奠基於此。西方則常用數學推算,愛因斯坦等科學大師,竟能用數學運算破解宇宙奧秘,真是令人嘆為觀止。未來A i的加入,預測將更迅速细緻,A i能推算出現代詩未來的命運嗎?

●(倉央嘉措1683――1745
那一天
我轉動所有的經筒
不為超度
不為來生
只為你的溫暖

那一世
轉山轉水
轉佛塔
只為途中與你
相見

星期三, 5月 30, 2018

詩想起

南臺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慮忘。
不是息心去妄想,都緣無事可商量。
(守安南臺靜坐詩)

無事,本來就沒事
不是刻意想忘掉甚麼事
只是風過竹林

妄想,本來就是妄想
任憑怎麼妄想
轉頭,花開花落

心是永遠貪戀著憐愛的
你還想與我商量甚麼事呢
我們就談:無事
彷彿遙遠,其實不遠
就像生與死的距離
剛剛才與你擦肩而過
一回首你已失去蹤影

何時我們會再重逢
也許忽然你又出現眼前
你是誰
你是另一個我嗎

星期二, 5月 29, 2018

筆記


●筆記20180530
南臺靜坐一爐香,終日凝然萬慮忘。
不是息心妄想,都緣無事可商量
(守安南臺靜坐詩)

無事,本來就沒事
不是想忘掉甚麼事
妄想,本來就妄想

任憑妄想轉頭空
心永遠不會停息
還想商量甚麼事
沒事沒事

直舒胸臆

愛因斯坦用一塊香皂,解決一切洗滌問題,他覺得刮鬍子用刮鬍膏,洗頭用洗髮精,洗澡用沐浴乳,太麻煩了。寫詩也一樣,直舒胸臆,不必想太多甚麼藝文創作流派主義,太麻煩了。詩,源於現實,高於現實,就對了。

@王維
月出驚山鳥,
時鳴山澗中。

@洛夫
月亮從空山竄出
嚇得眾鳥撲翅驚飛
把春澗中的 靜
全都吵醒

星期一, 5月 28, 2018

齊格蒙.包曼

齊格蒙.包曼:「知識,好像有種嗅覺,而非視覺或聽覺的特質。香味不會消逝,香味只是被更強的氣味抑蓋住,所以才嗅不出來。知識也是這樣。」詩,是否也有這種特質?


一群魔鬼
在我們腦子裡狂歡
胸膛裡的死神
就像看不見的河
呻吟著奔出
〈波特萊爾〉

遙遠

●遙遠
彷彿遙遠,其實不遠
就像生與死的距離
剛剛才與你擦肩而過
一回首你已失去蹤影

何時我們會再重逢
也許忽然你又出現眼前
你是誰
你是另一個我嗎

星期六, 5月 26, 2018

跳繩

世間是個大遊戲場,爾虞我詐是必然。清朝后妃的八個等級:皇后、皇貴妃1、貴妃2、妃4、嬪6,貴人,常在,答應。令人看了嘆為觀止!精英們苦心孤詣雕肝琢腎,竟為皇上設計了不尊重女性的制度,讓皇上做了不光彩的事卻毫無愧色。


心臟擂動,激情的
節奏。你我都在忙著
跳時間的繩索

秒秒分分
刻刻時時
不斷地跳跳跳

跳過夢幻紛飛的少年
跳過氣焰焚天的中年
跳過百病纏身的老年

直到筋疲力盡
被繩索絆倒為

屏東六堆客家園區客語詩展

屏東六堆客家園區客語詩展

星期五, 5月 25, 2018

楊貴妃

唐天寶14 年,公元755年,安祿山以反楊國忠(楊貴妃兄)為名起兵叛亂,兵鋒直指長安。次年,唐玄宗(唐明皇)帶著楊貴妃與楊國忠逃往蜀中(今四川成都),途經馬嵬驛(今陝西興平市西)時,陳玄禮為首的隨駕禁軍軍士,一致要求處死楊國忠和楊貴妃

●竉愛
明眸皓齒今何在
血污遊魂歸不得
(杜甫,哀江頭)

從前,千里奔騎
衹為了趕快帶回來
妳喜愛的荔枝,口齒留香後
讓妳說出更多甜言蜜語
讓妳的水袖從霓裳羽衣曲裡
拋撒出更多纏綿

如今,長安不安
我帶你出逃
卻逃不出馬嵬坡

皇上!皇上!
天寶不保
天子將無天涯
你必須殺了竉愛
證明你是明皇

聲聲霸凌,銳過刀劍
你殺了寵愛,從今以後
身輕如燕,飛上歷史的簷角
築出一個空虛的皇巢
看哪!多麼豪華的寂寞

星期四, 5月 24, 2018

筆記 烏鴉白似雪


烏鴉白似雪
孤雁已成群
心無掛礙
寸草不生
山窮處好等待
水盡處好思念
疑無路處好重逢

筆記 榮辱不驚

吾老友如今榮辱不驚,並非修行有成,而是罹患失智症,從前他說要做個榮辱不驚的人,竟然是這樣達成的。這可能是人生的真相,七情六慾榮華富貴,祇存在有智識的腦海中。它們沒有原形,它們根本不存在。


他一大早起床後和往常一樣
向盥洗室走去
忽然聽見小女兒大聲叫喊:
烏龜!烏龜!

他左顧右盼那有烏龜
正納悶間
小女兒一個箭步過來
把他抓在手中

他四肢騰空舞動
恐慌地大聲說:
小嫻,我是爸爸
突然驚醒,原來是一場夢

2017台灣現代詩選

「2017台灣現代詩選」出版了!選入三十家作品,不少詩壇老將依然持續創作,火候更臻炉火純青:許達然岩上曾貴海鄭炯明莫渝李魁賢蘇紹連江自得利玉芳陳育虹…等等,向陽林彧兩兄弟的作品也互相輝映。特别的是,也選了母語作品:陳寧貴《阿姆》(客語)。向陽《鳥鼠歌》(台語)。路寒袖《消失的國度》(台語)。



陳圓圓20180524

在貴州有個叫馬家寨的山村,村裡的人卻都姓吳,有人探問原因,村人都守口如瓶。幾經打聽,有秘傳人說出他們是吳三桂後代,吳三桂任平西王應在雲南,後代怎會出現在貴州山村,原來是清軍清剿籓亂時,吳三桂部將馬寶將陳圓圓與兒孫帶離到貴州山中躲藏。這與我們所知的正史不同,正史也非真史嗎?

●陳圓圓
妳總認為,世間的
情緣都是
圓圓的。妳曾以
吳三桂為圓心畫一個
圓圓的,毫無破綻的夢

然而,自從吳三桂打開山海關
險惡的情海浪濤洶湧而來
圓圓的夢開始潮濕了
不久便開始發霉

這時妳才驚覺
世間的情緣並不都是
圓圓的。
祇要有個小傷口
就足以將愛情嚼碎

最後妳祇好遁入空門
化作寂靜

●正史稱陳圓圓後來隱身佛門為尼,名曰「寂靜」。

星期二, 5月 22, 2018

筆記

在人的潛意識裡,有兩種不同的人際関係處理方式。一是鴿派心理學家說的「同理心」,完全認同别人說的必有其道理,按讚就對了。另一個是鷹派心理學家說的「邊界意識」,如國界寸土不讓,越界者雖遠必誅!這兩種思維反應,受各人個性牽引,而產生大異其趣命運。

朱孟實


朱孟實:從希臘以來,學者對於美術有三種不同的見解。一派以為美術含有道德的教訓,可以陶冶性情。一派以為美術的最大功用祇在供人享樂。第三派則折衷兩說,以為美術既是教人道德的,又是供人享樂的。好比藥丸加上糖衣,吃下去又甜又受用。這三種學說在近代都已被人推翻了。現代美術家祇是「為美術而言美術」。義大利美學泰斗克羅齊並且說美和善是絕對不能混為一談的。因為道德行為都是起於意志,而美術品祇是直覺得來的意象,無關意志,所以無關道德。

星期日, 5月 20, 2018

虞姬

●虞姬     /陳寧貴

在垓下被圍困的
是我們的愛情
我雖力拔山兮氣蓋世
這時卻無法突圍

虞姬虞姬奈若何
大王意氣盡
賤妾何聊生

是啊!是啊!
永遠殺不退的惡耗
逼使我最後
只能帶著妳的頭顱
逃入千絲萬縷的情愛迷陣中
完成我又荒謬
又自私的悲劇英雄

是啊!是啊!
歌頌我們情愛兩千年的
竟是四面楚歌

星期六, 5月 19, 2018

羅伯特·布萊(Robert Bly)

●有深度的意象
羅伯特·布萊(Robert Bly),布萊是美國六七十年代形成的流派“新超現實主義”的主要推動者,但布萊自己否認這個名稱,他堅持認為詩應當反映“有深度的意象”

●看電視
  聲音聽來對耳朵實在太響,
  我們身體的細胞發出回應的吠叫,
  很快內部街道充滿了狗嗥的合唱。

  我們看到著陸的飛機降下,
  黑色的汽車滑行最後停住,
  清教劊子手解下了他的槍。

  狂野的狗撕下鼻子和眼睛
  銜著它們沿街一溜煙逃走,
  身體撕下自己的手臂扔到空中。

  偵探把五千五百萬人拖進他的槍裡,
  他們睡眠不安,如空襲下的倫敦,
  在傾斜的黑暗中,他們的背脊佝僂。

  靈魂的纖維慢慢地散開:
  精神破裂,冒出一股灰塵,
  好像內布拉斯加一所房子突然爆炸

星期五, 5月 18, 2018

洛夫寫給妻子的情詩

劉正偉PO出, 鷹之的〈里爾克為何告誡年輕人少寫愛情詩?〉腦力激盪,頗有所感。也想起有美學大師之譽的朱光潛說過:「從生物學觀點看,生殖對於種族為重大的利益,而對於個體則為重大的犧牲。帶有重大的犧牲,不能不兼有重大的引誘,所以性慾本能在諸本能中最為強烈。」據我所知,包括我在內,許多年輕人寫詩,大多從寫情詩出發,因為這是人本能最強烈情愫,是忍不住的思想感情火山爆發。詩若有時空之門,愛情便是,許多優秀詩人都從此門進入。千餘年前大詩人李商隱,將愛情說得很絕: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再來讀讀名詩人洛夫寫給妻子的情詩「因為風的緣故」:

趕快從箱子裏
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趕快對鏡梳
你那又黑又柔的嫵媚
然後以整生的愛
點燃一盞燈
我是火
隨時可能熄滅
因為風的緣故

據說,洛夫為妻子寫這首詩的那一晚,家裡剛好停電,她點起蠟燭、打開窗戶,風一吹來把蠟燭吹熄了,洛夫說「喔,因為風的緣故」,當晚即完成這首情詩。

星期四, 5月 17, 2018

蓮葉何田田


●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東  魚戲蓮葉西
魚戲蓮葉南  魚戲蓮葉北。

樓下一群精英在
開會
樓上一小撮精英在
開會
再樓上三個精英在
開會
頂樓只有一個人和自己
開會

世界就這樣
洶湧起來

就像千萬銀河系
繞著一個大黑洞運行

星期三, 5月 16, 2018

周夢蝶〈行到水窮處〉

為去世詩人辦詩獎,可延續詩人名聲,但終究要靠詩人的作品,能否突破未來漫長時間塵埃不斷的層層封埋… 

●周夢蝶〈行到水窮處〉

行到水窮處
不見窮不見水---
卻有一片幽香
冷冷在目,在耳,在衣。

你是泉源,我是泉上的漣漪,
我們在冷冷之初,冷冷之終
相遇像風雨風眼之
乍醒。驚喜相窺

看你在我,我在你;
看你在上,在後在前在左右:
回眸一笑便成千古。

你心裡有花開,
開自第一瓣猶未湧起時;
誰是那第一瓣?
那初冷,那不凋的漣漪?


星期二, 5月 15, 2018

洛夫極精彩的隱題詩(藏頭詩)

●洛夫隱題詩(藏頭詩)
(我什麼也沒說
詩早就在那裡
我只不過把語字排成欲飛之蝶)
詩藏在一張白紙裡忽隱忽現
早晨水薑花蓄了一池的淚
就這麼坐等日出
在暗自設想池水蒸化後能熬出多少鹽
那顆醃鹹在頭顱忽焉低垂
裡面的空間逐漸縮小乃至容不下任何意義
我無須嘵嘵爭辯
只覺得靈魂比胰子沫稍重一些
不可否認,我們的語言本是
過河之後仍留在對岸任其暴露的一截骨頭
把玩再三,終於發現
語調不如琴聲琴聲不如深山一盞燈的沉默
字字如釘拔出可以見血,如要
排斥事物的意蘊豈不只剩下殘骸一付
成灰成煙或成各種形式的存在都與
欲念有關
飛,有時是超越的必要手段,入土
之後你將見到
蝶群從千塚中翩躚而出

星期一, 5月 14, 2018

筆記

●筆記
劉正偉「給初學者參考:〈淺談新詩與創作〉」是篇
好文,但讀完還是要多創作,才不會望梅止渴。而且要理解當代的流行書寫形式,很無奈它會變成當代審美標準,如現在寫小說用散文形式,你說我說不用括弧了,敘述時空必須多線道來回跳接,否則會被說成LOW咖。至於現在詩,大家發現否?現代詩的書寫形式正在改變。其實,我們不只能從文評中獲得創作啟示,亦可從其他蹊徑獲取靈感。從畢卡索的藝術觀,最能令人理解創作的核心,從現代科學渾沌理論,更令人理解創作到骨髓。還如詩人羅門在《寫詩半世紀》一文中寫道----- 一個是從青少年時代,便是我「心靈的老管家」─貝多芬,半世紀來,他以不可阻擋的「美」與「力」,引導我突破一切阻力,去完成生命的意志…』


星期日, 5月 13, 2018

筆記 ●身世之謎

筆記
●身世之謎
幾年前返鄉,有長輩贈我厚厚一本家譜,看得我興高采烈。人的天性,對自己的長遠來源,會感到好奇。家譜是追蹤自我身世的一種方式,如曾於漢朝歸化的南匈奴人,突然消失無蹤,後來在深山發現一個神祕村落,因拿出原始家譜,證明了身世來源。除了家譜外便是驗DNA明身世,如最傳奇的在甘肅者來寨,發現碧眼黄髮的族群,他們卻自稱是漢人,後經DNA驗證,揭開二千年前一支六千士兵的羅馬第一軍團失蹤之謎,他們竟是失蹤者的后裔,但已忘記自身來源。定居在赣南閩西粵北金三角的客族,這裡是革命聖地,文天祥洪秀全孫中山毛澤東都曾在此號召許多英雄好漢,依羅香林先生說法,客族是來自中原漢族,但依羅肇錦先生說法,是土生土長的畬族人,如今據DNA檢測北方漢族血統只百分之一,反而較多南方百越族血統。若從語言基因來聽,現代華語簡化成四聲,古漢語的入聲已消失,但在客語中仍保留,這就是用客語朗讀唐詩更到位的原因,這也可追蹤到客族的確有中原血緣。現在遷台後的客族,又與閩南、原住民通婚,我本身就有客閩原血緣,因此如今何必太在乎自己血统,其實再追究下去,我們都是七萬年前東非智人後裔。

●陳永淘李喬《寒夜》主題曲-天問
同麼人借來介命
落秤比風較輕
問神明神明無聲

同麼人借來介命
風雨苦寒無時恬
半夜醒來 著驚

不管天地情無情
莫愁血汗潑哪位
行絕路向天比膽

自由所在
燒暖人情
等大落大晴
濛煙散盡

星期六, 5月 12, 2018

思母

●《思母》【唐】輿恭
霜隕蘆花淚濕衣,
白頭無復倚柴扉。
去年五月黃梅雨,
曾典袈裟糴米歸。


去年五月
黃梅時節
淒雨落在斷腸上

匆匆帶米歸來
愧對
老母轆轆飢腸

今年看見
蘆花上
結滿了淚霜

再也不見
老母等待在柴門前的
白頭了

星期五, 5月 11, 2018

紀弦 1913--2013

●詩壇回顧
紀弦   1913--2013

作家張愛玲推崇紀弦:「路易士(紀弦)最好的句子全是一樣的潔淨、淒清,用色吝惜,有如墨竹。眼界小,然而沒有時間性、地方性,所以是世界的、永久的。」

●〈紀弦,狼之獨步〉
我乃曠野裏獨來獨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歎息。
而恒以數聲淒厲已極之長嗥,
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


星期四, 5月 10, 2018

追蹤

●商禽 /追蹤一首詩
追蹤一首詩,依然要探討其空間的存在性,回到酒瓶的概念,我們不能隨便指認哪些是詩,哪些不是。所有的形式都只是我們收藏的酒瓶而已。要從符號的表面辨識出存在的意義,找到的就是酒瓶。哪是新酒?哪是舊酒?必須要拔出酒塞。所以從青草到牛奶,這之間有原料與咀嚼,之後變成養分,才得以產出牛奶。所以不論瓶子裡裝的是什麼酒,我們要清楚時間賦予它的意義。

●羅門
人們抓住自己的影子急行 
在來不及看的變動裡看
在來不及想的迴旋裡想
在來不及死的時刻裡死
沒有事物不回到風裡去
如酒宴亡命於一條抹布


星期三, 5月 09, 2018

居(詩詞陳寧貴,作曲韓正皓,演唱羅吉鎮)

●居
我要在你的內心裡
定居。因為你的心
最美最溫柔,像春天
更像一首詩。當我沉睡在
在你內心裡

你原是一首歌,一首
最美妙的歌。只有世上最美的靈魂
才能唱出這首歌。只有你
只有你,才能把我的名字
唱出聲音

居(詩詞陳寧貴,作曲韓正皓,演唱羅吉鎮)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VoddrrCT1E&feature=youtu.be

張芳慈客語詩樂

●恭喜客家女詩人
「張芳慈客語詩樂」出版了

客家首張「詩與樂」專輯《望天公》
於今日5/9發表!
透過客語詩與音樂的結合
更深邃發掘
客語文字內涵的優雅
呈現出千色萬彩的
意境音韻之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TuTU17xEzc
客籍詩人張芳慈,和長期耕耘客家音樂的作曲家林少英,這次一起合作發表望天公專輯,結合詩歌、文學和音樂,用電影敘事的手法,闡述客家女秀才的故事,也充分展現了,客家人尊敬大自然的情感。




星期二, 5月 08, 2018

洛夫

〈瘂弦以泥水摻合舊夢 在南陽蓋一座新屋〉洛夫

瘂默緣於塵世的

 
弦斷,而內部的喧囂須
以非耳之耳傾聽
泥性與根性同其不朽
水把他送上岸就一直維持著淚的鹹度
掺著血的酒臉色越喝越白
合十的掌翻開來隨即掉下一捧四十年前的雪
舊是舊了些
夢製的棉袍上綴滿了新的補釘
 
在菟絲花正從
南方回來尋找妹子的時候
陽光溫暖彷彿童年。他在水邊
蓋了一座瘦小的橋 
一間青灰瓦屋
座落在憂鬱而顫動的紅玉米上
新磚舊磚都是大地的骨頭,一經砌合
屋頂便爬滿了偷窺的天使
 
    1991.12.16
 
【註1】詩人瘂弦近以授田證補償金在老家河南南陽蓋了一座青磚房子,作為返鄉探親時的臨時居所,房子由老屋拆下的舊磚混合新磚砌成,頗具香火傳承之意。洛夫深受感動,爰寫了這首隱題詩贈他。瘂弦還請洛夫將這首詩以毛筆寫在宣紙上,他返鄉時帶回南陽裝裱,懸在新屋大廳粉牆上,吸引了當地不少文士,觀者無不嘖嘖稱奇。

朱光潛

朱光潛:蘇曼殊的行跡大半還在一般人的記憶中。他是想逃世而終於只做到玩世的。玩世者與逃世者都祇能絕世而不能絕我。不能絕世,便不能無賴於人,牽絆既未斷盡,而人世憂患乃有時終不能不隨之俱來。所以玩世與逃世,就人說,為不道德;就己說,為不徹底。


稀疏的月光擁著夜色
我擁著浮沉心頭的心事
為何這時會有暗香來訪
她說我是無畏人間寒涼
獨排眾議綻放的梅花
問我走過了黑夜
花香是否益濃

星期一, 5月 07, 2018

回歸

「股神」巴菲特這段話,正顯示網路時代去中心化的特性,寫詩者也回歸人類原始的根本的抒發感情慾望,名利之念已淡出…

「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表示,因為消費者習慣改變,導致可口可樂(Coca-Cola)這些好企業,並不像從前銷售那麼好。巴菲特認為這有2個原因,一是消費者習慣改變,相較5年或10年前,現在人們更願意嘗試不同的飲食,雖然會有品牌忠誠因素存在,但這並不像過去那麼強大。






明星猴子


時間

筆記20180507
●時間

顧我長年頭似雪,饒君壯歲氣如雲。
朱顏今日雖欺我,白髮他時不放君。
(白居易)

銳利的時間,削著我
把年輕的我
削成一把雪亮的劍

銳利的時間,削著我
把壯年的我
削成一支詭譎的矛

銳利的時間,削著我
把年老的我
削成一面堅韌的盾

星期日, 5月 06, 2018

●謝振宗 最後的堅持----

●謝振宗
最後的堅持----
雅和寧貴兄筆記貼文
潛入海底發現紙本詩集
字體脫離,漂浮於海中
躲躲藏藏竟也能幻化成珊瑚礁
色澤鮮艷吸引群魚圍繞
海螺試讀詩之奧秘
愰如寄居蟹探頭嚐試
海水的溫度如何結凍
至於被丟棄的平板
軟體暫時緊閉
等待重新開起另一思維空間
即使詩句鹹濕如海草搖曳
雲端儲存溝痕亦可藏匿
無法去除的四季風情
記載或複製曾經纏綿悱惻
自動衍化緊密結合成詩
這些無法掌控的波動
蠢蠢欲動像無限延展的宇宙
就等紙本最後堅持的鄉愁
化作綿綿雪花飄落異地
或待迷濛情意掠過眼前
無所謂堆疊畫面
皆能龜裂成清涼詩句
圖/分享自陳寧貴 facebook

新曲



曲終人不見
江上數峰青
(唐,錢起)

聽眾都散去了,空的
座位邀寂寞來坐
江畔沉默的,青山
來聽,聽無聲的新曲



21世紀新文化的誕生

星期六, 5月 05, 2018

愛因斯坦快樂論

平靜簡樸的生活
所帶來的幸福,
遠超過在焦躁
不安中所追求的成功

【記者李洋/綜合報導】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95年前寫有談論快樂的兩張親筆字條,24日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拍賣,以180萬美元成交,遠遠超過預估的成交價。

這次拍賣由贏家拍賣及展覽(Winner’s Auctions and Exhibitions)拍賣行舉行。

根據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所寫的愛因斯坦傳記。愛因斯坦在1922年11月從歐洲到日本進行為期六週的旅行,包括在東京演講,當時日本主辦方為那次演講支付了2,000英鎊。在旅途中,當時43歲的愛因斯坦得知他已經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愛因斯坦到訪的消息迅速傳遍日本,成千上萬的人湧向這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媒體大量宣傳。對此,愛因斯坦試圖在他下榻的東京帝國酒店(Imperial Hotel)那間僻靜的房間裡,寫下他的想法和感受。

法新社報導,當時一名日本信使到愛因斯坦下榻的酒店給他送信,信差拒收小費(按當地風俗),或許當時愛因斯坦身上沒有零錢。於是他在酒店的一張信籤上用德文寫下「平靜簡樸的生活所帶來的幸福,遠超過在焦躁不安中所追求的成功」(被稱為快樂論),而在另一張信籤上寫下「有志者,事竟成」字句,並附上簽名交給信差。

據報導,這名信使的親戚──德國漢堡市(Hamburg)的這位匿名賣家表示,當時的愛因斯坦對信差提到,「如果你夠幸運的話,這些便條有一天可能會比小費更有價值。」那位信差的親戚現在拍賣這兩張便條。

愛因斯坦親筆簽名的他對如何過上幸福生活的看法的便條,週二在耶路撒冷拍賣,共以180萬美元成交。拍賣行表示,這兩張字條的中標價遠高於拍賣前預估的價格。

美聯社報導,那張寫有「快樂論」的便條標價以2,000美元起拍,接著迅速飆升,這場拍賣總共持續約25分鐘,最後以156萬美元拍出,遠遠超過拍賣前預估的5,000至8,000美元的成交價。

而另一張「有志者,事竟成」便條則以24萬美元成交,也超出最初估計的6,000美元的拍賣價。但買方和賣方的身分都沒有公開。

專門收藏愛因斯坦物品的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愛因斯坦檔案館的檔案管理員羅尼‧格羅茨(Roni Grosz)告訴法新社,這兩張便條有助於揭示一位學者的內心想法。

他說,對照書寫的時間,可以研判出當時愛因斯坦如何面對得獎後暴增的知名度與個人生活變化,而便條上的內容反映出愛因斯坦當時的心境,也可說是物理大師除了相對論的重大研究之外,留給後人的幸福方程式。◇

印章

〈印章〉 劉正偉
  
緊守著傳統的紅篆
像固守一方的城池
住著各式各樣的人物
又自在去來的四方
也開展著有稜有角的宿命


星期五, 5月 04, 2018

夜市

●夜市

我在
急急切切叫賣聲匯成的喧鬧大河中
漂流著

此刻人與人的靈魂
不經意碰撞出忽明忽暗似曾相識火花
彷彿紛紛墜入河中淨身的星光

傾聽
急急切切叫賣聲中隱隱約約聽見誰被
出賣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IHRZrSN-I
●夜市Night Market

我在

me I'm floating in the huge river of the hubhub
急急切切叫賣聲匯成的喧鬧大河中
Full of eagerly urgently shouting and selling in haste
漂流著

此刻人與人的靈魂
At this moment when and where the souls of human beings
不經意碰撞出忽明忽暗似曾相識火花
Inadvertently or unconsciously collide to produce a shower of sparks flashing which looks so familiar
彷彿紛紛墜入河中淨身的星光
That seem like the starlights dropping to fall into the river one by one to clean themselves
傾聽
Harkening
急急切切叫賣聲中隱隱約約
Amid the eagerly hasting selling shouts some indistinct faint whispers
聽見誰被
Are heard on who's being
出賣了
Sold out

星期四, 5月 03, 2018

謝振宗「詩解籤語化大悲」

詩人謝振宗
佳作泉湧如有神助
今日收到別出心裁
精彩大著:「詩解籤語化大悲」
後記有云
寫此書好像是此生任務
在因緣聚合下,水到渠成
不得不相信
因果報應,歷歷在目。


詩的告白

讓詩更蠻野些
就像宇宙以無際的飛速膨脹
終極解放出無數的平行宇宙

●紙本的最後堅持

AI「一茶君」

●筆記20180503
獲得新訊息,日本即將開發出AI「一茶君」寫俳句,真是令人期待啊。一茶(小林彌太郎)原是日本俳句大師。他的詩脫離了松尾芭蕉的閒寂禪味,充滿詼諧與灑脫。一茶作品“以金剛寶石為內容,以無色透明的水晶紙包之”。以下是一茶的俳句,不知未來AI「一茶君」寫的俳句能夠超越一茶本尊嗎?

故鄉啊,觸著碰著都是荊棘的花。

 在故鄉連蒼蠅也都螫人呵!

春風呵,雖然草長得深,還是故鄉呵!

秋風呵,撕剩的紅花,拿來作供。

不要打哪,蒼蠅搓他的手,搓他的腳呢!

雲散了,光滑滑的月夜呵!

黃昏的櫻花,今天也已經變作往昔了。

將母親當作除霜的屏風,睡著的孩子!

火燒場呵,跳蚤們哄哄的喧擾著。

一茶的俳句

周作人:日本詩人一茶的詩
@一茶的俳句
日本的俳句,原是不可譯的詩,一茶的俳句卻尤為不可譯。俳句是一種十七音的短詩,描寫情景,以暗示為主,所以簡潔含蓄,意在言外,若經翻譯直說,便不免將它主要的特色有所毀損了。一茶的句子,更是特別: 他因為特殊景況的關係,造成一種乖張而且慈悲的性格;他的詩脫離了松尾芭蕉的閒寂的禪味,幾乎又回到松永貞德的詼諧與灑脫(Share即文字的遊戲)去了。但在根本上卻有一個異點:便是他的俳諧是人情的,他的冷笑裡含著熱淚,他的對於強大的反抗與對於弱小的同情,都是出於一本的。他不像芭蕉派的閒寂,然而貞德派的詼諧裡面也沒有他的情熱。一茶在日本的俳句詩人中,幾乎是空前而且絕後,所以有人稱他作俳句界的慧星,忽然而來,又忽然而去,望不見他的踪影了。我們要譯這一個奇人的詩,當然是極難而近於不可能的。但為紹介這詩人起見,所以不惜冒了困難與失敗,姑且試一回;倘因了原詩的本質的美,能夠保存幾分趣味,便是我最大的願望了。

一茶(Issa)姓小林,名彌太郎,日本信州柏原驛人,本是農家子。三歲的時候,他的母親死了,他便跟著祖母過活。他的俳文集《俺的春天》(Oraga Haru)裡,有這一節文章:
(一)被小孩子歌唱說,“沒有母親的小孩,隨處可以看出來:銜著指頭,站在大門口!”我覺得非常膽怯,不大去和人們接近,只是躲在後面園地裡壘著的柴草堆下,過那長的日子。雖然是自己的事情,也覺得很是可哀。
和我來遊戲罷,沒有母親的雀兒! (六歲時作)
後來繼母來了!這時一茶正八歲。當初感情還好,過了兩年,他的異母弟專六生了以後,待遇便大不如前了。他的筆記斷片裡說:
春天去後,幫助耕作,晝間終日摘菜刈草,或是牽馬,夜間也終宵借了窗下的月光,編草鞋和馬的足套,更沒有用功的餘暇。
他的詩中有許多詠繼子的句,今舉其一。
(二) 繼子呵,乘涼時候的執事是敲稻草。
十四歲時,祖母去世,一茶更沒有保護了;他的父親看不過去,但也沒有辦法,只得叫他往江戶去尋機會,放他一條生路。十年之後,他成了一個芭蕉宗的葛飾派的俳人,出現於世。但是他的才氣,不是什麼宗派可以拘束得住的,所以過了五年,他又脫離師門,改稱俳諧寺一茶,從此自在遊行,他的特色得以發揮出來了。他的父親病重,一茶急忙回去,在外已經有十五年。父親死後,遺囑將一所住屋,幾畝田地,給兩個兒子平分,但是繼母和專六不肯照辦,一茶於是再到江戶,過那漂流的生活。以後回去一次,又被繼母等所拒,他憤然的連草鞋的帶都不曾解,又上京來。他的句集裡有這兩句詩,可以知道他的心情:
(三) 故鄉啊,觸著碰著都是荊棘的花。
(四) 在故鄉連蒼蠅也都螫人呵!
一茶為了析產的事,第三次回鄉去,當初繼母等仍然不理,他說要去控告了,這才解決了結,他的父親這時已經死了十二年,他自己也五十歲了。一茶雖然先前對於故鄉說了多少惡口,但住下以後,卻又生出愛著(鈔案:疑為“愛戀”之筆誤?)來。
(五) 春風呵,雖然草長得深,還是故鄉呵!
(六) 嚄,這是我終老的住家麼? ——雪五尺!
一茶定居之後,這才結婚。他的《七番日記》裡說:
四月十一日晴,妻來。
十三日雨,大家來賀喜。收百六文。
百六文當是賀禮的錢數。賀喜照俗禮便是水祝,新婚後,親友共攜酒食來會,以水沃新郎,因有此稱。詩云:
(七) 莫讓他逃阿,被水祝的五十的新郎。
妻名菊女,共居八年,生四男一女,皆早夭。菊女死後,續娶武家之女,名雪女,嫌一茶窮老,居二月餘即離婚。次娶八百女,三年而一茶卒,遺腹生一女,一茶的血統得以繼續至今。一茶天性愛憐弱小,對於自己的兒女,自然愛著更深了,但不幸都早夭折;我們讀他俳文集與句集,交互的見到他對於兒女的真摯的愛撫與哀慟,不禁為​​之釋卷嘆息。他真是不幸的“子煩惱”的詩人!
(八)在去年五月所生的女兒的面前,放了一人份的雜煮(原注一:雜煮是年糕和紫菜等同煮,元旦所吃的食物。)的膳台。文政二年正月一日。 笑罷爬罷,二歲了呵,從今朝為始!
(九)一面哺乳,數著跳蚤的痕跡。
(十)(原題祝小兒的前途)可喜呀,吊鐘似的(原注二:Tentsuruten系俗語,形容衣服短貌,惜無適當的譯語,這句實在是一茶特有的好句,運用俗語,意帶詼諧,而愛憐小兒之意也很明了。原意說祝小兒長大,新穿祫衣也覺得很短,是極可喜的事,譯句卻十分枯窘了。)新穿的祫衣。
(十一)她遂於六月二十一日與蕣花同謝。母親抱著死兒的面龐,荷荷的大哭,這也是當然了。雖然明知道到了此刻,逝水不歸,落花不再返枝,但無論怎麼達觀,終於難以斷念的,這正是恩愛的羈絆。句云: 露水的世,雖然是露水的世,雖然是如此。
此節見《俺的春天》內,現在錄其一段。上文所說小兒,皆指一茶的女兒聰女。一茶是淨土宗的信徒,但他仍是不能忘情,“露水的世”一句,真是從他心底里出來,令人感動的傑作。下一句也見於《俺的春天》中。
(十二)(原題聰女三十五日墓參)秋風呵,撕剩的紅花,拿來作供。(原注三:末四字原本所無,因意思不足,所以添上了。)
菊女死後,留下兩歲的孤兒金三郎,寄養在鄰村的農家,卻將水當乳給他喝,半年之後,隨即死了。一茶的集裡,有這幾句,為他們作紀念。
(十三)(原題亡妻新盆)(原注四:盂蘭盆之略,即中元,舊俗以是日迎​​鬼設祭,所以小兒說“母親來了”,拍手禮拜,與中國拜法略異。)遺愛(原注五:Katami[形見]是人死後,留給生人作紀念之物。又臨別貽留,亦稱形見。此處是第一義。)之兒呵,“母親來了!”拍他的手。
(十四)瞿麥呵,地藏菩薩的前前後後。 (原注六:這是悼金三郎之句,地藏菩薩依《本願經》說,救苦拔罪,有不可思議願力,日本多刻石置塚墓間,為亡人資冥福,中國此風已替,只將他當作地神了。)
(十五)妻死了,又為子所棄,還沒有工夫消散悲嘆之情,歲又暮了。這真是婆娑的事情的煩膩呵!作彌陀佛的土儀,又拾了一歲!
一茶於是也老了,他的住屋又遭火災。只剩下一間土藏,他便在這裡面臥起。過了半年,捨棄此世,到安養世界去了,年六十五(1763—1827A.D.)。



以下所述,是日本沼波瓊音的一篇文章,原載在《俳諧寺一茶》的附錄裡的。我因為他說一茶的特色,頗為簡明,便也譯出。雖然間有增添的處所,但都別作一節,不與原文相雜,起首又用一案字,一見可以了然。

一茶作詩的時候,並不想著要作好句,而且也並不想著作句,卻只是謦欬悉是俳諧罷了。他的最隨便的,說出便算的句子,從他的“發句帳”上看來,也經過非常的推敲,好像是講技巧,但這實在只是苦心計劃怎麼能夠表現自己的所感,並不見什麼藻飾的地方。矢野龍溪說,文章之上乘者,是“以金剛寶石為內容,以無色透明的水晶紙包之”。一茶的詩便是這樣,在句與想之間沒有一點阻隔,彷彿能夠完全透明的看見一茶這個人的衷心了。在我的意見,像一茶那樣多作的人,再也沒有罷。讀這許多俳句和他的日記,覺得他渾身都透視了。

一茶將動物植物,此外的無生物,森羅萬象,都當作自己的朋友。但又不是平常的所謂以風月為友,他是以萬物為人,一切都是親友的意思。他以森羅萬象為友,一切以人類待遇他們。他並不見有一毫假託。似乎實在是這樣的信念。
(十六)初出現的螢火,為甚迴轉了?這是俺呢!
(十七)足下也進江戶去的麼?杜鵑呵!
(十八)萍花開了守候著,草庵的前面。
(十九)閒古鳥(原注七:鷓鴣之類)叫了,說不要從馬上掉了下來!
(二十)我和你是前世的中表兄弟麼?閒古鳥!
(二十一)明月呵,今天你也是貴忙!
(二十二)早晴的時候,畢畢剝剝的炭的高興呵!
他將木炭等類都當人看。其餘跳蚤蚱蜢等小蟲,也當真的認作自己的朋友,詠到詩裡去。

一茶對於昆蟲類,也傾注熱烈的同情。
(二十三)不要打哪,蒼蠅搓他的手,搓他的腳呢!
(二十四)跳蚤們,可不覺得夜長麼?岑寂麼?
案,這一類的佳句甚多,現在增錄幾首。
(二十五)小雀兒,迴避罷,迴避罷!馬來了呵!
(二十六)女兒看呵,正在被賣身去的螢火!(原注八:日本夏天有賣螢者,富人得之放庭園中,或盛以紗囊懸室內,以為娛樂。)
(二十七)(題六道圖之一,——地獄)黃昏的月,——鍋子裡啼著的田螺。
(二十八)魚兒們呵,也不知是桶裡,門口的納涼。
(二十九)春雨來了,吃剩的鴨呷呷的叫著。
(三十)捉到一個蝨子,掐死他固然可憐要棄在門外,任他絕食,也覺得不忍;忽然的想到我佛從前給與鬼子母的東西。 (原注九:日本傳說,佛降伏鬼子母神,給與石榴實食之,以代人肉,因榴實味酸甜似人肉云,據《鬼子母經》說,她後來成了生育之神,然則這石榴大約只是多子的象徵罷了。 )蝨子呵,放在和我的味道一樣的石榴上爬著。
在他的句集裡,詠跳蚤的句子很多,而且並不嫌憎它們。他詩裡說冬天還有跳蚤出來,他的住家的景況,就很可以想見了。在許多句子裡,彷彿他是和跳蚤一同遊嬉著似的。
(三十一)要轉側了呵,你迴避罷,蚱蜢!
(三十二)蝸牛,——破壞了牆壁,給他遊嬉。
後一句所說,與良寬上人因為竹從座席下生長起來,便即破壞地板,除去屋瓦,以免妨礙它的發育自由,正是同一趣向。在《七番日記》裡,又寫著這樣的事。有一天暴雨之後,一茶在鄉間泥濘的狹路上行走,對面有三四匹馬背了稻走來。領頭的一匹,便即避道,走下泥濘裡去。後面的馬也跟著走去。這時一茶自己只拿著一個頭陀袋,馬卻背著重荷,叫它們讓路,實在非常抱歉;馬的心裡想必以為這是強橫的人罷,“覺得太可憐了,立在堤上,暫時目送其去”,在日記上記著。馬是畜生,人是萬物之靈,這種思想,在一茶是沒有的。

一茶將自然看得與自己極近。譬如寫天地,中間並沒有阻隔的東西,好像是寫房內情景的模樣,看得非常相近。如說將自然看得狹,未免很有語病,或者不如說親密的看自然,較為適當。
(三十三)雲散了,光滑滑的月夜呵!
(三十四)剖葦呵,天空角落的筑波山!
(三十五)在紅的樹葉上,攤著的寒氣呵!
他將月夜看作和尚的頭一般,筑波山彷彿是放在牆角,寒氣說得似乎是曬著的棉被;但是詩趣一樣的明白的現出。

一茶所作,頗多恬淡灑脫的句,但其中含有現今的所謂“生之悲哀”。讀他的時候,引起的感覺,與讀普通厭世的文章的時候不同。
(三十六)黃昏的櫻花,今天也已經變作往昔了。
(三十七)這樣的活著,也是不可思議呵!花的陰裡。
一茶的慾望很小。彷彿秋雨時候,只望什麼人送牡丹餅來,就滿足了。晚年他在燒剩的土藏裡過日子。被人欺侮,財產都奪了去,他雖然也憤慨,但是隨即忘懷了。

我的朋友有一個河野理學士,是頗妙的人,有一回同乘電車,他玩笑的說,有美的女人坐著就好,但是上去看時,車中都是污穢的工人和老人,接連的坐著。河野君皺了眉說,“這電車是灰色的。”但在灰色裡,也有它的趣味。這灰色的趣味,在一茶詩裡,很是分明。
(三十八)萍花的來呀來呀的老頭兒的茶攤。 (原注十:此言萍花因風動搖,如人招手,為老人招客。)
(三十九)老婆婆喝酒去的月夜呵!
(四十)砰(石訇)嘩喇的,知道是老婆子的砧聲。 (原注十一:Dotabata形容胡亂敲擊的響聲,東京俗語。)
(四十一)深川呵,經過了霜似的看門的人!
這樣的句子,與蕉風(即芭蕉派)的所謂寂,又迥乎不同。如萍花這一句,差不多將一茶的心,畫一般的描出來了。

案,下列幾首,也是同類趣味的詩:
(四十二)(原題:堂前乞食)
給一文錢,打一下鉦的寒冷呵!
(四十三)(原題:橋上乞食)
將母親當作除霜的屏風,睡著的孩子!
(四十四)沙彌尼,已將鬼燈種下了等著。(原注十二:鬼燈即酸漿,婦女子取其實,將核擠去但剩空殼,納口中以齒微囓,令空氣出入作聲,用作玩具。)
(四十五)(原題:商萬錢日有苦,商一錢日有樂)
吹著笛子,大除夕的餳糖的鳥。(原注十三:此言賣餳者吹笛遊行,雖除夕猶自怡然。)
(四十六)(原題:住吉)(原注十四:地名) 唐人也看呵,插秧的笛子和大鼓! (原注十五:唐人為中國人之古稱。)
(四十七)(原題:粒粒皆辛苦)
是罪過呵,午睡了聽著的插秧歌!
(四十八)恭喜也是中通的罷了,俺的春天。
一茶對於遇見老或貧窮或不幸的事,非常的慨嘆,但一面也有以為有趣的態度。遇了火災,只剩下一間土藏,當作住宅,在這悲苦的時期,他還這樣說:
(四十九)火燒場呵,跳蚤們哄哄的喧擾著。
 在《七番日記》裡,很嘆息齒牙脫落,但他做這樣的狂歌,
牙齒脫了,皈依你時也是阿無阿彌陀, 阿無阿彌陀佛,阿無阿彌陀佛呀! (原注十六:狂歌即詼諧的短歌,專以雙關巧合取勝,此歌意不甚了,彷彿是說齒缺則南無只能念作阿無。)
一茶的詩,敘景敘情各方面都有,莊嚴的句,滑稽的句,這樣那樣,差不多是千變萬化,但在這許多詩的無論哪一句裡,即使說著陽氣的事,底里也含著深的悲哀。這個潛伏的悲哀,很可玩味。如不能感到這個,便不能說真已賞識了一茶的詩的真味。

將一茶的句,單看作滑稽飄逸的人,是不曾知道一茶的人。

(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於北京西山)

【附記】第二節因係翻譯沼波原文,將原引的句子一概列入,不敢加以刪改。一茶盡有極好的句,但以我的貧弱的國語力,總不能表現其詩趣之百一,不得不廢然而止;所以第一節裡,只就較為可譯的,勉強譯出幾首,以見一斑,入後既不能自由選擇,便不免有許多困難的地方,因此譯文更竭蹶了。

俳句言短意長,非依其暗示,加以想像,不易得到他的真味。倘敷衍成文,或者更易明瞭,但未免得其意義而失其趣味,所以也不實行。小泉八雲(1850—1904,本英國人,名Lafcadio Hoarn,後居美洲,最後至日本入籍,從妻姓為小泉,以英文著書甚多,為世所重)書中譯日本詩歌,先錄羅馬字的原文音讀,次用散文直譯其意,音義並列,法最完美。現在雖然不能照行,我總覺得這是譯詩的正當的辦法。

關於俳句的性質,《小說月報》本年五月號〈日本的詩歌〉篇中,略有說明。(一九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