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30, 2019

陳寧貴/咀嚼

人類之所以不辭辛勞地打造出國家這種共同體,是因為遇到了任何部落都無法獨自應對的挑戰。讓我們以幾千年前尼羅河沿岸的古老部落為例,尼羅河是它們的生命線,灌溉著田地、承載著商業活動。但這個盟友隨時可能翻臉:雨下得太少,人就會餓死;雨下得太多,河水就會潰堤,摧毀整個村落。每個部落都只控制著一小段河流,也頂多有幾百個人力,不可能單獨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同心協力,才能建起大壩,挖出長達數百公里的運河,駕馭偉大的尼羅河。(尤瓦爾•赫拉利)
一場火
搬走了那條街上的
違章建築,那麼嚴重的
氣喘病,頓
時呼吸順暢起來

 幾天後,一群面容肅殺的
現代機械人來了
一揮手一投足
把不平的土地擺平

 又幾天後
土地上長出一排排
冰冷的鋼筋水泥
彷佛一顆顆貪婪的牙齒
茫茫然,仰首咀嚼著
一言不發的天空

洛夫充滿趣味的詩

洛夫充滿趣味的詩
狼尾草的夏天 

遍山的
毛茸茸的尾巴
輕撫著夏日晴朗的天宇
山坡地
起伏如動情的小腹……
狼尾草追逐著風騷的蒲公英
蒲公英追逐著
正在低頭吃草的羊齒植物
含羞草看到一隻毛毛蟲爬過來
猛然縮起了頸子
晴朗的天宇下
生命與夢都是綠的

羅門詩想的魅力


詩人羅們說:由於現代詩人過於強調新穎與特別往自我深層探索特殊性,難免呈現出一些晦澀、艱深甚至失控的現象,引起不少讀者乃至學者的非議,紀弦先生便近乎戲劇化的宣佈解散「現代派」。----然而目前仍有一些晦澀失控的詩,在某些報紙副刊炒作下繼續流行。

●羅門詩想的魅力
涉水時
雙腳是入海的江河
嘩然一聲藍
雙目已飛起
水天的雙翅



邱一帆个「程式設定」

邱一帆个「程式設定」寫出分人用金錢收買,媒體思想洗腦个悲哀。你个核心價值,斷真係你自家本身个?
腦筋裡肚
早早分人植入欸晶片
晶片裡肚
早早分人設定欸程式
開關啟動
一路照等程式
無法度回頭

星期六, 6月 29, 2019

陳寧貴/十七歲那一年

●密謀者很少能夠實現自己的密謀
(卡爾·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每當人們相信密謀理論能夠奪權時,它就變得重要。真誠相信他們知道如何創造人間天堂的人,多數都喜歡採納密謀理論,並捲入一場反對並不存在的密謀者的反動密謀。因為對他們沒能創造天堂的惟一解釋,是惡魔的邪惡意圖在作祟,這些惡魔對地獄有極大的興趣。密謀發生了,就應該獲得認可。然而,引人注目的事實是,雖然密謀在發生,但它不能證明,密謀理論就是那些最終成功的,密謀者很少能夠實現自己的密謀
十七歲那一年,我竟寫下這樣一首詩。
近五十年後回顧,心情感覺詭異。

如果有一天
閒得太無聊的
時候,我就把路
握在掌心賞玩

繼而,把它
搓成一條很細
很長,很可愛

掛在那兒都一樣
見到的人總會說:

綿綿

遠道

詩檔案








星期五, 6月 28, 2019

陳寧貴/一朵四大皆空的雲


所有人都應當多幹活少吃飯這項決定,超過生理上的某個特定限度時就無法得以實現,也就是說,超過了一定限度,它就不符合生理學上的某一條自然規律了。同樣,所有人都應當少幹活多吃飯的決定,也是超過某個特定限度,也無法得以實現,這是由於多種多樣的原因,包括經濟學上的自然規律。在社會科學裡也存在自然規律;我們稱之為“社會學規律”。(卡爾·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一朵四大皆空的雲
一隻天地任翔的鶴
那是我僅能
贈給你的全部形象
我從無人知曉的地方
將與你
漸行漸近

客語●陳寧貴/人生濕夢

香港有200萬客家人,目前後生都講廣東話,無曉得講客話。早在滿清時節四縣个興寧五華客家人已到新界經營有成。毋過英治港時廣東人大量移入,廣東話變主要語言。從這清楚,語言發展同政治、人口有關。七月一日台語電視台愛開播,客家鄉親講客語也係台語,台語電視台也要播出客家節目,那客家電視台愛播出福佬語節目無?

●陳寧貴/人生濕夢 
三更冬夜
一聲比寒流較冷介
燒肉粽!

突然鑽入我燒暖介被骨裡背
發等介夢
蓋像分一盆水潑濕咧

這時節我醒來
又聽著該粗利聲音
像刀仔
一刀一 刀將我切開

一下間
看毋著介血
流到一眠牀

星期四, 6月 27, 2019

陳寧貴/故鄉傳來的 百里香


在古埃及人的概念裡,法老不只是神的代理人,更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神。整個埃及都屬於這位神,所有人都必須服從他的命令、繳納他定下的稅款。在法老統治下的埃及,就像蘇美爾神廟的情形,神並不會親自管理他的商業帝國。雖然有些法老鐵腕統治,有些法老歌舞昇平,但不論哪種情況,實際的行政管理事務還是交給手下幾千名能讀會寫的行政官員來處理。正如其他人類一樣,法老有著生物的身軀,也就有著生物的需求、慾望和情緒。但這個“生物的法老”根本無足輕重;真正統治尼羅河谷的,是那個想像中神般的法老,他存在於數百萬古埃及人口口相傳的故事之中。(尤瓦爾•赫拉利)
千百隻似雪白鳥,紛紛
飛落下來。那是
望日夜裡的月光。
悄悄然,棲息在心中
那株懷想的桂花樹上
散發著,故鄉傳來的
百里香

●周夢蝶/月河


●周夢蝶/月河
傍著静静的恒河走
静静的恒河之月傍著我走
我是恒河的影子
静静的恒河之月
是我的影子


星期三, 6月 26, 2019

陳寧貴●歸來

日本現代機器人之父,大阪大學教授石黑浩,在亞洲科技創新大會稱,人類進化有兩種方式,基因進化和技術進化。而在他看來,技術層面的進化遠比基因層面的進化來得快來得多。未來人類的所有工作,都將可能被機器人逐漸取代…

●歸來
貪嗔癡,盤根錯節
深植心中。我們最後
被征服,被支配
當幡然覺悟,與之
對決牽扯,不惜剝離得
血肉模糊,一陣
最尖銳也達不到的劇痛後
才能召喚,明心見性
禪悅的自我
歸來

詩人洛夫「悼念紀弦」

詩人洛夫2013.7.28於溫哥華寫「悼念紀弦」一詩,讓我們同時一窺,兩位名詩人的詩風采…

鐘聲響了
他從一只酒罈中醒來
他又睡了
以狼的獨步之姿離去
寂寞,也是一種威風
廣場上,有人高呼詩萬歲
他舉起檳榔樹般瘦長的手臂
顧盼自雄地笑道:
我就是那天空九顆太陽中
最後殞落的一顆

星期二, 6月 25, 2019

陳寧貴●詩的歲月

剛收到新出版的大海洋詩刊,一本在南方默默拓展現代詩四十餘年的大詩刊。封面寫道:
詩生命是愛的透析
是一種輸血的療程

●詩的歲月
年輕時的詩
是五顏六色的微風
撩撥萬種輕狂

中年時的詩
是笑傲豪情的龍捲風
捲起千江月

初老時的詩
是薄涼秋風
似有若無,逗弄心湖

浩瀚漣漪

陳寧貴客語詩六堆嘉年華


六堆嘉年華



想起六堆,遽遽行來
前後左右先鋒中
斡來斡去,都睹著
濃濃客家風情
從中堆竹田
行過後堆內埔
就到先鋒堆萬巒
從麟洛入前堆
佳冬美濃伸出
熱情左右手攬等佢
大細路兩邊
高壯个椰仔樹
在路唇像鄉團義兵
守護等六堆客家庄
逢年過節,紙炮一打
從台灣頭到台灣尾
都有六堆客家鄉親
歡歡喜喜个吆喝聲

檔案190625


















陳寧貴 / 智者


遠古時期的人類已懂得愛和玩樂,能夠產生親密的友誼,也會爭地位、奪權力,不過,這些人和黑猩猩、狒狒沒什麼不同。這些遠古人類,和一般動物比起來就是沒什麼特別。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的後代某一天竟能在月球上漫步。(人類簡史,尤瓦爾•赫拉利)
你的笑意很淺很輕
宛如涉水而過的白鷺鷥
似乎只憑一根蘆葦/
你就能渡過人生苦海

星期一, 6月 24, 2019

●詩想起

●詩想起
數不清的人開車,在雨中通過辛亥隧道,通過便通過了,有誰像洛夫一樣這麼詩想過,只能說詩人多情善感異於常人。第三行將「雨中過辛亥隧道」倒寫成〈道隧亥辛過中雨〉也算是突然神來一筆。

車過辛亥隧道
轟轟
埋葬五十秒
也算是一種死法
烈士們先埋
而未死
也算是一種活法

星期日, 6月 23, 2019

卡爾·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一個原始部落或“封閉”社會的神秘態度的特徵之一是,它存在於一種擁有恆久不變的禁忌,擁有被當作如日東昇或季節循環,或類似於自然界的明顯規律一樣,不可避免的律法和習俗的巫術圈子之中。而只有在這種神秘的“封閉社會”已確實瓦解之後,才能發展起來一種關於“自然”與“社會”二者之間差異的理論性認識。(卡爾·波普爾/開放社會及其敵人)
現實世界太沈重
虛擬愛戀太奢侈
據說人的一生
不過是一場
來不及成熟的夢
終究如青澀的果實
突然墜地

陳寧貴/蛙

@如是我聞
客諺說:「一儕無主張,三儕好商量」,意思是說,一個人辦事若無頭绪,找三個人來商量,也許能理出個頭頭緒来,事情也會辦得較圓滿。反之,一個人若愛自作主張自導自演,另外那三個人可能陷入無頭緒的憤怒中。有人說,雷聲大雨點小,若雷聲是白目剛愎者虛構的,那麼連小雨點也不會有!

詩想起 ------
記得小時候,我最喜歡去田間釣青蛙,母親拿陳舊的黑褲子,剪下一個黑褲管,下方用針線縫合,上方用粗鐵絲圍成圓口,還做了一個手握把柄,這就成了一個可以裝青蛙的袋子。

在母親縫袋子的當兒,我拿了小鏟子去田邊挖土找蚯蚓,又找了一根結實的細竹竿,在一端綁上比平常還粗的線,將蚯蚓綁在線的底端,有了這些簡單的裝備,我便可展開開心的釣蛙行動了。
 
我的手輕輕抽動著釣竿,可聽見蚯蚓的餌,打在田水中的細微聲響,我相信,那聲響對青蛙來說,定是非常誘惑悅耳的聲音,足以勾引出牠們飢腸轆轆,果然,不久我就聽見青蛙奔馳而來的聲響,我的心情欣喜混和著緊張,心跳也加快了,這是我們對決的時刻到了。
 
突然,我抽動的手一沉,知道青蛙咬住了蚯蚓餌,停頓一會,等牠咬得更紮實些,這時心頭一緊,電光石火間,拉起釣竿,哇!不得了,了不得,一竿雙蛙,兩隻灰綠色相間的青蛙死力的咬住餌,此刻我興奮得幾乎顫抖起來,迅即伸出袋子,不偏不倚,兩隻青蛙與釣竿線一起落入袋裡,我抓緊袋口一搖,嘿嘿,青蛙的嘴巴脫離了蚯蚓餌,在袋子裡活蹦亂跳起來。

日後有人說「落袋為安」,我不禁會想起此情此景,因而為之莞薾。
 
當然啦,釣青蛙有得意時,也有失意時,明明一隻又肥又大的青蛙已經釣起來了,到了半空中,卻眼睜睜地看著牠落回水田裡。這是天意,真是槌心肝啊。
 
現在看見孩子們用電腦螢幕,興奮的在玩釣魚遊戲時,我總是忍不住說:這是假的,有甚麼好玩的呢。在現今看來貧乏的小農村生活,當時沒有網路,沒有電動玩具,甚至連電視都不普及,但是我不得不辯說,我的遊戲是與天地共玩,這遊戲才真大啊!

(難忘那些年)金門參訪

文學記憶
(難忘那些年)涂靜怡

這是198457日,金門還是「戰地」,還沒開放的年代,國軍散文隊便應國防部之邀,搭乘軍方的專機訪問金門,這是全體作家們在金門縣政府前的留影。
前排左起:涂靜怡、鮑曉輝、小民、縣長、林錫嘉、謝霜天、林佛兒
後面第二位起:陳瑞山、風信子、林煥彰、芯心、王明書、陳寧貴、戚宜君、陳幸蕙、蕭蕭等。



星期六, 6月 22, 2019

●知了

●知了
一隻蟬不知怎麼飛進陽台,掉在地上飛不起來,我拾起拋向空中,牠吱一聲像是道謝飛去。想起詠蟬詩,有說高風亮節餐風飲露(其實飲樹汁)虞世南詩云:「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這是我們常說的,玉蘭有風香三里,桂花無風十里香。又如李商隱:「本以高難飽,徒勞恨費聲」,暗諷懷才不遇……

我們什麼也没説
而你們說知了知了
知了我們
喝西北風飲露水
活得多麼高潔啊
知了我們
能夠位居高位
人間的是是非非
被我們嘹亮的名聲
掩蓋了
知了我們
居高有何用
浪費嘶聲力竭
知了知了
你們多心了
我們什麼也没說

詩人周夢蝶的開示

詩人周夢蝶的遺言:「我一個人在台灣,其一切生活所需,皆取之於朋友和國家;死之日,一火了之,餘無所囑。」

●詩人周夢蝶的開示
所有的眼
都給眼蒙住了
誰能於雪中取火
且鑄火為雪?








●陳寧貴客語詩/ 戲

還細時節聽老人家講,堵好就好,毋好忒過份,正毋會搣到像貓扡粢粑脫爪毋得。頭擺聽毋識,有人生經驗以後正會了解。
●陳寧貴/ 戲
褪下社會小人物介身份地位
著起帝王戲服
佢介身影
一下間澎風起來囉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盡像天地間介一切
都跪落佇佢腳下
看戲介人毋使愐忒多
大家共下坐尖來
歡歡喜喜欣賞
這大鑼大鼓炒作下介鬧熱
看到裡尾
看戲介人同做戲介人
共下流目汁共下笑翻天
戲做束逐儕拍拍勢窟
趕遽歸去
這時節恁氣派介帝王
褪下蟠龍戲服
縮歸小人物介真身
天光日繼續
為下一餐飯打拚

星期五, 6月 21, 2019

●陳寧貴客語詩

華語講,他跺個腳,整個城鎮會打哆嗦。福佬語講,喊水會結凍。客語有相應个講法無?做得借用喊水會結凍用客話講無?我想這種借用遲早會出現。到裡尾會變成客家常用話。
1563年中國海盜林道乾,躲避朝廷
追緝,率數百賊眾,隱遁來台。
他們任意劫虐打狗山西拉雅瑪卡道
平埔族人,卡道族人憤怒至極,
商議多時,某夜,全體男女出動
進行反擊--
●陳寧貴/ 面對 --碎裂之戰
暗到同墨水共樣
我等蓋像佇墨水肚
恬恬緊泅
一隻一隻介猴仔、鳥仔
一頭一頭介樹仔
全部都睡落覺
連透氣聲也聽毋到
我等輕手輕腳
慢慢慢慢摸到
中國海盜林道乾賊營前
囥佇榮榮樹叢
這時節,恨意
既經驚濤駭浪
湧入心肝底肚
我等正愛摸入賊營
無愐到該兜賊仔
蓋早得到攻擊消息
一大陣銃聲
打破分黑玻璃
蒙等介恬靜山林
黑玻璃突然 
裂 ~ 開 ~ 四 ~ 散 ~
銃子像恁毒虎頭蜂穿入我等介
頭那
胸脯
肚司
手腳
我等介圓身
還赴毋掣來喊痛
血,就火山爆發樣
噴到歸山林
日頭一出來
分人看到台灣
處處黏等血紅介歷史